English
鑑識科學委員會重新檢視以毛髮樣本為基礎之定罪
2013/10/28
鑑識科學委員會重新檢視以毛髮樣本為基礎之定罪
 

Star-Telegram 2013年8月11日
YAMIL BERARD著、平冤海外工作小組  劉懿德整理
 

於1989年發生在東德州的一起酒商謀殺案,直到被告Claude Jones行刑後,DNA分析才確認當時現場所發現的毛髮並不屬於Jones,而是屬於被害人的。在Jones一案中,關鍵證據是在被害人屍體附近的一小根毛髮。原本鑑識人員表示該樣本過小無法辨識,但在審判中卻改口作證該毛髮是屬於Jones的。

全美有70起以上無罪開釋的案件和不當使用毛髮採樣有關,而如今以顯微鏡檢驗毛髮以判斷某人是否在場被認為是種「垃圾科學」。德州科學鑑識委員會也重新檢驗了過去未以DNA進行確認的毛髮分析,企圖找出是否有因此誤判之案例。

毛髮是犯罪現場最常見之證據,但近年已確立單以顯微鏡檢驗毛髮來「吻合」某特定人是不可能的,只有DNA分析可以辦到。經過訓練的鑑識人員能夠在做為證據的毛髮和來自嫌疑人的毛髮之間建立一種「聯結」,但是他們無法就罕見性或頻繁性提供合乎科學的判斷。當兩相比對的毛髮所有特徵都相同時,普遍會誤解毛髮比對是一對一吻合,但即便是獨特的個人,也很少毛髮是一對一吻合的。

原文連結
 
關鍵字:無效科學  DNA  毛髮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