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2021年2月捐款徵信

無罪絕非從天而降,而必須仰賴各界的支持、付出與努力。 感謝社會大眾的支持與聲援,過去一個月,平冤協會共獲得…

平冤雙週報 03/18-03/31

諸慶恩案 ① 【世紀冤案補破網】銀行員之死再審…

向日花開,自由平反──2020年平冤工作報告

,
理事長的話 2020年度的工作報告,同仁選用了…

平冤雙週報 03/04-03/17

▶刑事補償 ①我不是殺人犯/冤獄14年獲賠逾1千萬 鄭性澤:公平嗎?(03/05三立新聞網) ②我不是殺人犯/罪大惡極的死囚怕什麼?慘蹲冤獄的他吐真相(03/05三立新聞網) ▶釋憲 ①原民傳統牴觸法規…

《審判的人性弱點》推薦序-趙儀珊副教授〈鑄錯容易認錯難〉

《審判的人性弱點:美國前聯邦檢察官從心理學與政治學角度解讀冤案成因》推薦序 鑄錯容易認錯難 盲目的否認、盲目的野心、盲目的偏見、盲目的記憶、盲目的直覺、盲目的隧道視野⋯⋯本書各章節名稱恰如其分地總結了各種導致冤獄案件的關鍵因素。   近年來,台灣就有兩件指標性案件是因為檢察官的努力與貢獻而進入再審程序。不論是在台灣或本書作者母國,考量到司法系統的本質,這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檢察官在冤案救援中,一方面面臨需要保護被害人權益的龐大壓力,一方面同時也須承受同儕、機關以及媒體的緊密關切。因為提起冤案再審等同檢察官承認被告一開始便被錯誤的追訴、承認同僚與法官過去使用了(一個、甚至多個)有瑕疵的證據,以及承認先前篤定有罪與追求死刑的檢察官是錯誤的。更糟的是,這也代表檢察體系重複犯下同樣的錯誤(因為這些案件往往經歷層層上訴)。但需要強調的是,這一串滾雪球式的錯誤不必然都是檢察體系的責任,警方調查程序也是可能原因之一。畢竟對檢察官而言,徹底檢視警察調查程序是否完善並不容易,尤其當考慮到台灣檢察官所背負的龐大工作重擔,我們實在無法期待檢察官做到這些監督或控管。   但這些冤案到底是如何發生的?司法體系如何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下同樣的錯誤,並且對眼前的不正義視若無睹?心理學實證支持的「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審判的人性弱點》推薦序-金孟華副教授〈審判中的平行世界〉

《審判的人性弱點:美國前聯邦檢察官從心理學與政治學角度解讀冤案成因》推薦序 審判中的平行世界 審判中常存在著一種「平行世界」的問題:審、檢、辯三方面對相同的證據時,在事實認定上卻可能存在著天差地遠的區別。記得在美國讀書的時候,指導教授擔任訴訟案件的專家證人,因此隨教授前往法庭旁聽,旁聽的案件是一個竊盜案,被告被控在大賣場中,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推著一台推車,上面載著未結帳的電視,若無其事地推出大門。本案的關鍵證據是賣場大門裝設的監視器錄影帶。審判中,檢察官傳喚承辦員警解說監視器畫面的內容,並在現場播放監視器紀錄。播完後,作為一個旁聽者,我在現場看到的監視器的畫質實在太差,且當時光線不佳,被告又是非裔美國人,膚色較深,實在難以判斷畫面中推著推車的人究竟是否為被告。但作證的員警,在主詰問時信誓旦旦地證述畫面中的人就是被告,在反詰問時,則強調自己受過專業的訓練,所以可以從畫面中辨認出被告的樣子。由十二位當地居民組成的陪審團顯然對於員警的說法並不買單,最後認定被告無罪。我當時覺得檢察官與員警,明明跟大家看到的是一樣的客觀證據,但卻有完全不同的解讀,彷彿身處在平行世界一樣。   國內著名的陳龍綺案也有平行世界的現象。陳龍綺案的誤判是因為法院未能正確理解DNA鑑定報告中認定「不排除」的意義,照字面上來看,「不排除」可以是指樣本中有驗到陳龍綺的DNA,也可能是指鑑定人不確定陳龍綺的DNA是否有在樣本中。原審法院採取前者的詮釋方法,繼而認為陳龍綺的DNA在樣本中,並將其定罪,直到再審時才透過新的DNA鑑定技術將陳龍綺排除於樣本之外。我們可以發現,除了DNA證據以外,原審跟再審其實是用相同的證據進行判斷,但前者可以將其他證據對陳龍綺做不利的解讀,後者也可以做有利的解讀,由於DNA鑑定的結果不同,兩個法院在證據的解讀上也彷彿處於平行世界一樣。   書中提到一種案件類型叫「不予起訴的共同射精者」(unindicted…

《審判的人性弱點》推薦序—葉建廷律師〈「我可能會犯錯」的謙卑認知〉

《審判的人性弱點:美國前聯邦檢察官從心理學與政治學角度解讀冤案成因》推薦序 「我可能會犯錯」的謙卑認知 本書的第一章篇名為「大開眼界」,往下讀沒幾行,作者便寫到在他為美國俄亥俄州無辜計畫擔任冤案救援律師生涯至今,已經協助25名當事人重獲自由,加總起來,他們已經為自己沒有犯過的罪在牢裡關了470年!   看到這令人聳動的數字,我隨即請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秘書處同仁幫我統計,能否就冤獄平反協會自2012年成立迄今救援成功的10起冤案當事人,算出相對應的數字。同仁告訴我,本書作者是用在監服刑天數計算,但平冤協會救援成功的當事人則有部分是在救援成功前行使「司法不服從」,沒有辦法用同一基準計算。同仁想了一下問我:在監獄為自己所沒有犯下的冤案服刑,很痛苦,但是,葉律師,你不覺得從被判有罪確定那一天開始,無辜者精神上所遭遇的痛苦也不會少,從被判決有罪確定到改判無罪確定來計算如何?我聽完覺得有道理,過沒多久,同仁就算出來給我。   總日數30,074日,超過82年!   而這個統計數字還不算沒有向冤獄平反協會喊冤、自行平反成功的個案,不僅大開眼界,而且還著實嚇人。   本書作者使用盲目的否認、盲目的野心、盲目的偏見、盲目的記憶、盲目的直覺、盲目的隧道視野作為各章篇名,可說是用讓人最一看就懂的描述,歸結了冤案的各項成因。而在本書第八章,作者歸結我們必須「看到及接受人類侷限」的幾段文字,更是令人值得省思:「刑事司法制度的每個人都缺乏謙卑的態度,這真是個悲劇」、「要承認刑事司法制度是由制度中的每個人共同構成,我們都有缺點,我們都不完整,我想我們必須足夠謙卑地承認這件事,然後改正一些嚴重錯誤」。   或許法律圈內人看到這些文字,各自會有不同的解讀。但是對於「要不要承認自己可能會犯錯?」這個命題,我們卻應該要謙卑地承認。   過往擔任審判公職期間,與年輕的學習司法官分享審判經驗時,我常常提到:「有沒有想過犯罪嫌疑人為什麼會在警察局跟他立場完全對立的警察面前自白?」、「拿到一份你之前從沒聽過、也沒學過的聲紋鑑定報告或類似的科學鑑定報告,完全不懂時,你該問誰?還是說,反正因為這份報告是有權機關做的,你就全盤接受(誰會比他們懂啊……)?」這些過往我的老師們不太常跟我提到的問題。   正因為是人在審判(而且我們在短時間內應該也不會改用AI進行審判),不管是職業法官,或者是將來即將要上場的國民法官,都應該要有「我可能會犯錯」的謙卑認知,將此認知一直放在心上,或許冤案才可能因此杜絕。   本書最後的章節中有一段話很吸引我,也要在這邊和讀者分享:「為什麼刑事司法制度好像自成體系,可以完全拒絕自我反省和改革呢?簡單來說,很大的一個原因是制度內的行動者不需要回應市場需求。」。   或許平冤下年度的翻譯選書,或者是自己的本土出版品,都應該要來好好認真考慮「回應市場需求」,也就是不要在審判程序讓冤案一再發生!當然,這樣的市場需求,目的不在於吸引消費者使用市場,因為沒有一個人願意主動到這個市場來消費,但那一天迫不得已必須進來消費了,必須讓消費者覺得我在市場裡可以得到公平的審判!我,不是下一個冤案受害者!   …

平冤雙週報 02/19-03/03

▶陳火盛無罪宣判 相關聲明 ① 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9年度再字第1號被告陳火盛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等案件新聞稿(2/25) ②…
立案件數*
27

平反件數
10

等待自由**
106949

* 部分案件資料因涉及隱私,將不公開於網站
** 自有罪定讞起算,至無罪確定之日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