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美國平等與正義的情況:有罪推定」
2013/05/31

華盛頓郵報 2013.05.17/John Lewis與Bryan Stevenson合著、劉懿德整理

Louis Taylor為不曾犯下的罪行服刑42年後,終在今年4月被釋放。16歲時,Taylor前往位於圖森(Tucson)的一家高級旅館。
不幸地,當夜一場大火奪走了29人的生命。當時,Taylor幫助其他人逃生,然而Taylor的見義勇為卻被視為是犯罪嫌疑人,只因眾人覺得Taylor「並不屬於高貴的圖森市旅館」。
鑑識證據顯示電線故障或建築物瑕疵很可能是起火原因,而非縱火。然這並不足以推翻因為Taylor是黑人,所以他應該有過錯的認定。
憤怒的群眾要求處以死刑,人物側寫師(犯罪行為學家)亦作證表示犯罪行為人很可能是黑人青少年。Taylor被全由白人組成的陪審團定罪,並受多重無期徒刑宣告。幸運地,亞歷桑納無辜計畫(Arizona Justice Project)接受本案,來自美國國家科學院的新調查證明本案並無證據顯示是人為縱火。
現今美國受刑人約有230萬人,有半數是非暴力性的毒品犯罪,而非裔美國人或拉丁裔青少年相較於白人,濫用毒品或酒精的可能性較低,但他們被逮捕、判刑的機率卻是3至4倍。
而有罪推定也延伸到了學校。2012年,美國司法部對密西西比州的學校職員提起訴訟,理由是為了一些輕微違規事件而組織性地監禁黑人及殘疾孩童。
在亞利桑那、阿拉巴馬、喬治亞等州,合法允許種族側寫造成拉丁裔以及其他有色人種公民害怕遭受騷擾、懷疑或拘留。
2002至2011年,紐約市有90%的「盤查與附帶搜索」是針對黑人或拉丁居民,當中88%的有色人種被發現是無辜的。
今日許多無辜受刑人受陷於認罪協商壓力,有96%的定罪是以認罪協商方式達成。
無辜被告困境(Innocent Defendant’s Dilemma)研究就闡述了,清白的人,尤其是貧困者,幾乎無法證明自己的無辜,在缺乏辯護的資源下,他們發現自己被陷於有罪推定的體系中,許多人只能勉強地認罪協商,避免最長的刑期甚或死刑。
這些問題都需要補救措施。而如同Taylor的故事所提醒的,眼不見不能為淨,這深切違反人性尊嚴。
 
(作者John Lewis為喬治亞州眾議員;共同作者Bryan Stevenson為Equal Justice Initiative執行董事兼創辦人以及紐約大學法學教授)
 
原文請參見:http://www.washingtonpost.com/blogs/therootdc/post/state-of-equality-and-justice-in-america-the-presumption-of-guilt/2013/05/17/49a51a42-bf07-11e2-89c9-3be8095fe767_blog.html

關鍵字:階級弱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