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審判在他鄉系列(二) 正義還在流浪 他鄉審判的三重壓迫
2014/03/18
照片提供: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


審判在他鄉系列(二)

正義還在流浪 他鄉審判的三重壓迫


口述/李艾倫 法扶專職律師
文字/黃芷嫻 冤獄平反協會辦公室主任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對於多數在台外國人而言,三毛筆下的「流浪」意境,浪漫的遮蔽了「跨國流動」在「流浪」身上所披戴的歧視性外衣。在勞力跨國流動下,流浪再也不是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山間輕流的小溪或寬闊的草原,而是一場生存之戰。

心正/心證:歧視作祟 司法還能公正?

在多數時候,法官、檢察官對於被告「你從哪裡來」的刻板印象,就像對本國被告的階級刻板印象一樣,並不讓人意外。

一位印尼籍的家庭看護,安潔(化名),受雇照料雇主年邁、行動不便且言語表達都成問題的母親。安潔每天的工作就是照料老人家的飲食作息,並推著輪椅帶老人家去公園曬太陽。生活「規律」雖沒太大的驚喜,但至少是一分養家餬口的工作。去年冬天,安潔照慣例推著老人家去公園,因為天氣冷,她替老人家戴上了毛線帽,但,毛線帽遮住了老人家的雙眼。毛線帽事件,在雇主平時嫌棄安潔做事不利鎖、太愛講電話之餘,升高了對安潔的不滿,因而提出告訴:「妨害自由」與「強制罪」……(繼續閱讀

關鍵字:階級弱勢  辯護權  司法通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