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新任總長的第一任務】 死刑冤罪,即刻救援 鄭性澤
類別:新聞稿
2014/04/29
更新日期: 2015/10/16

新任總長的第一任務

死刑冤罪,即刻救援

鄭性澤

 
【時間】2014年4月29日下午1:30
【地點】最高法院檢察署大門口(台北市貴陽街一段235號)
【出席】羅秉成律師(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鄭性澤冤案義務律師)
               高榮志律師(民間司改會執行長)
               林依雯同學(台大法學院刑法組研究生,參與律師團救援)
【主辦】冤獄平反協會、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新任總長的第一任務-讓冤罪重啟審判

立法院於今日上午通過檢察總長人事案,顏大和主任檢察官將出任檢察總長,義務律師團也選在此刻,第三度向最高法院檢察署叩關,向新任總長遞狀說明鄭性澤案的判決違法之處,要求新任總長為檢察總長一職建立新典範,審慎看待死刑冤案,為鄭性澤提起非常上訴,讓司法重啟審判,讓冤案獲得平反。
 
死刑冤案鄭性澤義務律師團自2012年開始救援鄭性澤,其間2度向前任總長黃世銘聲請提起非常上訴,黃世銘總長均不受理。監察院於3月12日通過調查報告,明確指出鄭性澤案的偵查審理有多處違法,鄭性澤有高度可能有冤。然而,鄭性澤的冤罪是否可以平反,監察院說話還不算數,司法必須面對這個錯誤,檢察總長握有非常上訴權,正是讓鄭性澤可否重審的關鍵。

鄭性澤義務律師羅秉成律師向最高檢遞狀



鄭性澤冤案-不公平法院、不人道訊問

鄭性澤義務律師,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羅秉成律師表示要向顏大和總長恭喜,羅秉成律師說對於顏大和總長有很深的期待,期盼他能為鄭性澤這件死刑冤案提出非常上訴。過去兩次向前任總長提出,前任總長均不受理,今天是第三次向最高法院檢察署聲請,將提出鄭性澤案審判過程的兩大違法之處「不公平法院」、「不人道訊問」,希望顏總長審慎考量,也期待這將是最後一次為鄭性澤聲請非常上訴。
 

羅秉成律師:三名法官兩度判死未予迴避

 
鄭性澤在台中高分院經歷三次審判,審判長、陪席、受命等三位法官於上訴審時判決鄭性澤有罪,應處死刑(92/06/11),經最高法院兩度發回後,竟又分到這組法官負責審理,僅是受命法官與陪席法官互換,三人也再度判決鄭性澤有罪(94/11/30)。三名法官曾參與案件審理,已經難以期待三人能維持客觀超然之立場進行審理,而法官迴避制度目的便在於要讓可能有所偏頗法官迴避審判,以保障人民受公正審判的權利,三名法官已認定鄭性澤有罪應判死刑,難以期待其自我否定,認錯改判。
 
羅秉成律師指出三人在三年內兩度審理鄭案判決鄭性澤死刑,未予迴避,已有刑事訴訟法第379條第2款之應迴避之法官參與審判之違法,而屬判決當然違背法令之情形。
 

監察院調查報告:鄭性澤遭刑求逼供,且有疲勞訊問

在槍戰後,鄭性澤送往醫院,當時病歷僅記載鄭性澤左腳槍傷,而當晚鄭性澤被收押進入台中看守所後,多了「左眼內瘀血、左眼浮腫、左大腿外側瘀青」驗傷記錄,明顯受到刑求,本於刑求之繼續效力,鄭性澤在檢方所提出的自白並不能作為證據,但法院還是使用這份自白判決鄭性澤死刑;而根據監察院的調查報告,也提出鄭性澤槍戰後舒張壓僅有42 mmHg,在此低血壓情況接受治療時間僅約5小時,即遭檢警訊問,已屬疲勞訊問,檢方前的自白不可採。
鄭性澤的自白就是在此不人道的訊問下所作。儘管鄭性澤隨後一路喊冤,主張受刑求,而鄭性澤自白也有諸多內容與現場物證不相符,但法院仍舊認為他的自白可採可信。義務律師團也將向檢察總長提出鄭性澤不正訊問的證據,主張判決違法。

高榮志律師:總長的作為將決定自己如何被人們所記憶

 
高榮志律師表示恭喜顏大和擔任總長,認為今天是和鄭性澤義務律師團一起帶給顏大和總長一份就任大禮,請他為鄭性澤這個明顯無辜的死刑冤案提出非常上訴。怎說這是大禮?高榮志律師指出總長的核心工作本來就不應該是指揮特偵組辦案,而是要為違法判決提起非常上訴,而「總長在任的種種作為將決定日後如何被人們所記憶」,高榮志律師表示大家會想起前檢察總長陳涵為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三人冤獄死罪平反的努力,前總長陳涵3度向最高法院提出非常上訴,儘管3次都遭最高法院駁回,但也正因為有陳涵總長的堅持,才有可能讓三人在死刑判決確定後,沒被執行,才有最終無罪平反的機會。
新任總長要讓人們留下怎樣的回憶?又要如何重塑檢察官價值,建立典範?高榮志律師指出顏大和總長如能發揮非常上訴的功能,讓更多無辜冤案獲得平反,獲得重審,將重塑檢察官價值,期待顏大和總長能為鄭性澤這個死刑冤罪提出非常上訴。

台大研究生林依雯:判決與教科書所教的無罪推定距離遙遠

 
參與鄭性澤救援行動的台大法研所同學林依雯則表示,鄭性澤案的審判過程就像是一本刑事訴訟法的教科書,有許多爭議,而很難想像這麼多瑕疵的判決竟然要定人死罪,林依雯表示她在參與救援時,發現判決書與刑事訴訟法的課堂上所學的「無罪推定原則」相距甚遠,希望檢察總長能夠發揮非常上訴糾正違法判決的功能,讓司法重啟審判。

相關新聞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