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一個不像死刑犯的死刑犯─鄭性澤
類別:平冤記事
2013/08/19
更新日期: 2013/09/12
文/平冤實習生 吳幸樺

  初次來到住家附近的台中看守所,目的很明確,就是為了見鄭性澤,一位死刑判決定讞的犯人。

  第一次知道監獄這麼近,第一次知道原來我的身邊有另一個世界,一個我不曾瞭解、不曾想像過的世界,途經的路都是樹林,最近的商店還得走一段路,很早就到了看守所入口,陸陸續續的,看到形形色色的人提著各式菜餚、些許水果來探訪,看起來有的是江湖人士吧(我猜XD),身上刺龍刺虎的,有的只是尋常人家,進進出出的,會客菜的銷售員幾乎每個都認識,順口問一句:「他們是每天都來嗎?都帶東西來加菜嗎?」「是啊!就每天星期一到五都提著菜來啊!」在外頭的等待有點期待,有點緊張,鄭性澤將會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鐵門緩緩升起,鄭性澤露出笑容揮手向我們打招呼,親切的沒有距離,一句說台語也行,頓時沒有了疏離,和我一樣的海邊人,一樣的口音,就這樣開啟了話題,其實一開始我也不知道要聊些什麼,就隨興吧,現在幾歲了呢、平常在做哪些事啊、手受傷了嗎等等,笑容不曾消減,當問到說如果有一天,平反出獄了最想做什麼?毫不遲疑地,就說:「孝順,說什麼其他都是假,就是孝順!」眼眶微微泛紅,這段對話裡,只要稍稍提到父母,就立刻轉移焦點,避而不談,當問到在獄中有沒有好朋友呢?很幽默地開玩笑說:「有阿,一定要和主管當好朋友的啦!在同一間的獄友,都是短暫的過客,幾乎都是沒有判刑確定的,很快就會離開,都待不久,這樣也好啊,不合,很快就走了!」言談之間的滿面笑容,句句謝謝我們,沒有憂鬱,沒有悲傷,彷彿一切都好,很盼望的提醒我們書要留下,迫不急待地想閱讀了,一個不像死刑犯的死刑犯,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

  15分鐘的會面時間真的很短!無情的鐵門,冰冷的降下,步出看守所,有太多太多的話來不及說,如果說,不曾接觸過你的案子,只知道今天要見的是一位死刑犯,我大概會嚇死吧!在外界有太多太多的誤解,誤以為這些人就是罪大惡極、罪不可赦,誤以為這些人長得就是凶神惡煞,因為你,我看見了司法的不公,因為你,我看見了孝順之於死刑犯是如此遙不可及,因為你,我看見了幸福背後的陰影竟然這麼深!成長在小康家庭的我,漫步在美麗校園中的我,天天沐浴在陽光底下的玩樂,殊不知在我背後的陰影這麼近、這麼黑!非讀相關科系,卻因緣際會的,遇見了你,非親非故的,卻在離去的高鐵上,想哭、想掉眼淚,忍不住的,流著淚一字一句寫下心情,寫下這份感觸,對你,真的很心疼,不是怨恨、不是憤怒,就只是覺得心疼,就為你難過,很無辜的人生啊!如果你今天不是在這,是不是就跟我爸一樣?生活就只為小孩奔波,每天靠勞力賺錢,養家、養父母,一家平凡的幸福?在紀錄片中,你的父母,就如同一般鄉下的爸媽一樣,甚至很像我爺爺奶奶的身影,只希望子女日子好好過就好,從不奢求什麼,很樸實的願望,不是嗎?卻是如此的艱難…….

  這場相見,是一場初體驗,也是一場從未預料的大震撼,在現有的生命裡,激起了好大一朵漣漪,不斷擴散,一圈又一圈,越來越大,永不消失,即使在現實生活看似沒有改變,即使我的力量微小,無法幫到你什麼,但我會盡量地做,讓這段故事傳遞出去,讓更多人聽到微弱卻持續不斷的喊冤聲!
 
 

關鍵字:鄭性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