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主題演講】受害者的重生之路:危機成為轉機
類別:平冤論壇
2017/08/26
更新日期: 2017/09/09

2017.08.26@台灣冤獄平反協會2017年度論壇

文/彭怡扉 平冤志工(元智社政三)
 
 

非自願的代言人

 
演講一開始,Jennifer Thompson便說,曾經有人問她為什麼願意從事Healing Justice與相關工作。對此問題,她說:「沒有人願意成為這份工作的代言人。」她講述這句話的語氣雖然輕柔,但語意卻沉重得令人喘不過氣。
 
她提到自己曾受邀出席一場晚餐,飯前大家輪流自我介紹,他們的經歷讓Jennifer相當震驚,原來在場的所有人,都曾被指控為加害者、都是一場冤案的受害者。她暗自想著:「天哪!如果他們知道我的身分,應該會想殺了我吧!」輪到Jennifer發言時,她說:「我沒辦法代表你們那些案件的被害人,但我很抱歉這些事發生在你們身上。」其中一個人回答她:「謝謝,你是第一個跟我說對不起的人。」就是這一刻,讓Jennifer感到修復式互動的意義有多麼重大,也成為讓她持續投入無辜者與犯罪被害人關懷工作的動力。

 

一場性侵害、一次指認、兩段人生

 
開啟Jennifer Thompson這一切的,始於1984年她所經歷的一場殘酷性侵害事件。
 
在那個夜晚之前,Jennifer原本有著大好前程,她的成績名列前茅、擁有一位條件優秀的男友。當晚,她因為身體不適,離開了一場派對回家睡覺,在睡夢中她突然感覺到有人出現在她的臥室中。起初她以為是男友,但仔細一想卻覺得不對勁,男友的家明明就在附近、他的媽媽每晚都會等待男友返家,男友沒有可能在此時出現在自己家中。那麼,這個人是誰呢?睜開眼後,一場惡夢旋即開始,對方用刀抵著Jennifer並性侵了她。
 
Jennifer的直覺隱約告訴她,自己的生命即將結束,但她拒絕停在這一刻。犯行過程中,她下定決心自己要指認出這個性侵犯,並竭盡所能地想記住對方的特徵,如長相、衣著、體型。經過一陣周旋,Jennifer謊稱要幫對方倒水從廚房的門逃脫,歹徒隨後追了上來,幸好她被人收留而順利擺脫歹徒。
 
報警後,根據Jennifer的描述,警方逮捕了一名黑人男性Ronald Cotton,經過指認程序後Cotton入獄服刑。即便如此,對Jennifer來說,她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往前走了,她想了好多好多次,如果有機會,她希望自己能夠親眼看著Cotton死。充滿恨意與絕望的她開始酗酒、服用毒品,當時的男友因為無法處理Jennifer的情緒選擇分手,Jennifer的生活一蹋糊塗。
 
多年以後,儘管創傷經驗仍不時籠罩,Jennifer仍堅強地從這團混亂中慢慢地站起來,生活看似回到正軌──她遇見了一個男人、進入婚姻、生兒育女。只是命運並未善待她。有一天,調查人員到Jennifer家中告訴她,DNA證據證明了Cotton的清白,真兇經比對結果是Bobby Poole。得知自己指認錯誤的當下Jennifer心中充滿恐懼與哀傷,她無法呼吸,不停問調查人員:「怎麼會這樣?」


 

我們都是制度下的被害者

 
儘管Jennifer白天可以正常的工作,但每到夜晚,她幾乎難以動彈。就這樣過了幾年,她決定與Cotton見面。
 
她與Cotton相約在家附近的教堂中見面,她哭著對Cotton說:「就算我用剩下生命的每分每秒來跟你道歉,也不足以彌補你的損失」。出乎她預料之外的,Cotton回應她:「我對妳沒有任何的恨,我們都是這個系統和真兇的受害人。」
 
這一句傷感的告白,讓Jennifer在這12年中,首度感到快樂。她心中的碎片被修復,開始感到自己可以繼續往前走下去。過去幾年Jennifer看起來已經好了,原來她的心早在那個夜晚碎落一地,如今這個她曾經恨到希望他可以死的人,卻是教她怎麼活下去的人。
 
Jennifer表示,和Cotton見面帶給她很大的震撼。她在那瞬間察覺,Cotton是一個比自己好太多的人,她想成為跟他一樣溫暖、和平的人。她同時也了解到,整個事件背後受害的不只是她自己,也包含Ronald Cotton、他們雙方的家人,以及在冤獄期間遭到真兇性侵的受害者。
 
當刑事司法制度失敗時,我們每一個人都會受傷,每一個人都是被害者。
 
關鍵字:被害人   無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