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映後側記】非常阿英——一個沒有惡意的案件

整理人:孟嘉美、柯昀青 羅士翔執行長提到,比起其他案件動輒死刑、無期,或許張月英姐的案子與刑度乍看之下好像很小,然而,每個人的生命痛苦都是真實存在的,受冤枉的沉痛不與罪名與刑期成正比。這十年走來的每一步都是蹣跚的。   冤案不分大小,因為它都是剝奪了一個人生命的時間。 ——辛佩宜導演 辛佩宜導演也呼應羅執行長的說法,強調:「冤案不分大小,因為它都是剝奪了一個人生命的時間。」當然,本案的案情相對單純,因此這支片子裡頭就沒有納入太多對於案情的描述,反而是放了比較大的篇幅,「回到張月英本身」。 辛導演也提到,片名《非常阿英》的靈感,其實是來自於張月英自己寫的某份訴狀的內容,她寫道「你要給我一個理由,否則我非常憤怒」,這某種程度也反映了她與洪瑋伶導演在這部片中最想要談的主題,同時也是她在拍攝過程中最大的疑問——為什麼可以堅持這麼久?   那個瞬間的第一印象非常衝擊,讓我很想要知道她到底憑著什麼樣的力量去堅持這十年。 ——洪瑋伶導演 洪導演回憶起最早開始拍攝的2017年,自己首次見到張月英的場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是再審的程序準備庭,我們在法庭走廊看到一個阿姨,頭髮染成金色的,在那邊讀她的資料。那個瞬間的第一印象非常衝擊,讓我很想要知道她到底憑著什麼樣的力量去堅持這十年。」 張月英在這個案件中,憑著那股力量,聲請了八次再審,這才敲開了再審的大門,用片子本身去呈現張月英身上的強大力量,正是本片很重要的一個企圖。   這個案件讓我最無奈的是,這其實是一個沒有惡意的案件……在這個案件中,這些目擊證人,其實就是單純的路過了、看到了、報警了,自然也從未想過資訊會在報警轉傳的過程中被抄錯,最後導致一連串的錯誤。 ——謝孟釗(律師,張月英案辯護人) 本案的辯護律師謝孟釗律師表示,她覺得這個案件「是對律師來說最痛苦的案件」,因為案件中其實充滿著許多非常不利於當事人的證據。當然,案件中也有一些對當事人有利的證據,但這些卻跟不利證據強烈矛盾,和句話說,律師就得「正面的跟那些不利證據對決」,這其實是非常挑戰的一件事情。 此外,謝律師也提到:「這個案件讓我最無奈的是,這其實是一個沒有惡意的案件。有一些冤案是出於一些或多或少的惡意,例如種族歧視、不當取供等,但在這個案件中,這些目擊證人,其實就是單純的路過了、看到了、報警了,自然也從未想過資訊會在報警轉傳的過程中被抄錯。」她進一步指出,這點對我們來說,更應該是個警惕。 對於一個月得辦二、三十個案件的法官而言,每個案件都是一下就過去了。但對被告而言,那都是他的一生。 ——王子榮(雲林地方法院刑事庭法官) 王子榮法官也呼應謝律師,認為這個案件最困難的點,就是從頭到尾都沒有人是刻意要讓張月英承受這樣的遭遇。但問題在於,法官就是會犯錯、體制就是會犯錯、警察就是會犯錯,而一旦犯了錯,代價卻實在太高。王法官說:「對於一個月得辦二、三十個案件的法官而言,每個案件都是一下就過去了。但對被告而言,那都是他的一生。」 此外,王法官也提到,司法體系內其實存在著盲點。像王法官自己在受訓的時候,就曾聽老師說「無罪的判決是失敗的判決」——這樣的文化造就了很多以前的我,以及很多現在還在體系內工作的人。結果就變成,法官會自己橋接各種證據,並且透過自己的解釋,去達成某個特定結果。王法官強調,「我們實務工作者必須要一直去檢視自己,心證、證據、結果是不是可以連成一線,還是只是基於個人想法,一直推、一直推,推出這個結果。」

【新聞稿】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參與2018年無辜聯盟大會

【新聞稿】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參與2018年無辜聯盟大會 平反者陳燕飛、張月英、鄭性澤、陳龍綺赴美交流 「任何地方的不公正,都是對正義的威脅」 2018無辜聯盟(Innocence Network)年度大會3月24、25日於美國田納西州曼菲斯舉辦,來自世界各地從事冤案救援的行動者共同與會,探討最新的冤案研究、救援行動、組織策略,大會也邀請歷年來的冤案平反者相聚相會。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由2017年成功平反者陳燕飛、張月英、鄭性澤以及無辜者關懷行動小組召集人陳龍綺一同來到曼菲斯,向世界分享這一年台灣的冤案救援進展。大會統計,今年參與的平反者創下新高,多達198位。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很榮幸能夠與4位平反者一同出席。 冤冤相挺 冤冤相伴 在一場各國組織交流的會議中,4位平反者也起身向與會者發表感言。 2017年10月獲判無罪的死刑冤案鄭性澤,向與會者表示:「我很高興現在還活著,被判死刑確定之後,人生就只是在等死。我的案件是台灣司法史上第一次,檢察官為死刑確定案件聲請再審,很感謝檢察官為我聲請再審。我總共被關了5231天,很不幸但也很幸運,我今天能夠站在這裡,跟大家見面。」 於2008年捲入一場肇事逃逸事件,張月英卯上司法10年,歷經8次再審,於2017年改判無罪確定,作為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的第一位女性平反者,張月英向與會者表示:「我很高興來參加年會,現在正準備律師考試,希望能考上律師,加入平冤協會的工作。」 因法醫鑑定瑕疵造成冤案的陳燕飛,於2017年經過再審改判,他向與會者說明,自己仍然感到遺憾,刑事部分雖然已經改判了,民事再審卻遭到駁回,民刑事程序對同一事件作不同處理,令他感到不平。而入獄二年五個月的陳燕飛,知悉無辜者入監之苦,也表示未來要一同來關懷台灣的無辜者。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首位平反者陳龍綺,則述說無辜者關懷行動的開展:「三年前我來到這,看到許多無辜者,心中許多感動與感觸,讓我知道被冤枉的人相互支持是很重要的,因此,2017年我們成立無辜者關懷行動小組,開始關懷被冤的朋友與家人,自無辜者在監服刑便開始關心,也對家屬展開關懷,希望無辜者更有信心等到平反的到來。」 冤案救援,東亞串連 交大科法所金孟華教授於今年受紐約大學法學院亞美法研究所邀請,在亞洲無辜運動場次(Innocence Movement in Asia)中,向與會者介紹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的發展。同場次也包括中國何家弘教授、日本無辜計畫笹倉香奈教授以及紐約大學亞美法研究所研究員殷馳。主持人紐約大學法學院伯恩敬教授特別引用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一段話作為開場「任何地方的不公正,都會威脅到其他地方的公正(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不同制度有不同冤案因素,無論是冤案研究者還是組織倡議者,都共享著同一個目標──讓這世界往公平正義更靠近一點。講者們也期待以這場交流作為起點,開展出亞洲無辜者聯盟。 每一天,都在用生命與不正義的惡魔奮鬥 無辜聯盟每年都會頒發年度新聞獎(Journalism Award)與司法正義獎(Justice Champion Award),前者鼓勵司法調查記者於發掘冤案中的重要角色,後者則要表揚致力為改革司法、促成正義而奔走的行動者。 今年的年度新聞獎得主莉莉安娜‧塞格拉(Liliana Segura),便是一名司法調查記者,長期投入嚴刑重判、死刑與錯判冤案等議題。她的報導不僅讓案件獲得更多的社會支持,對無辜者本身也帶來重大的影響。死刑冤案平反者貝瑞‧瓊斯(Barry Jones)就說,莉莉安娜的報導讓他知道,「原來我是值得關心、值得救援的人」,而這個訊息對於痛苦的無辜者來說,意義非凡。 今年度的司法正義獎則頒發給在2017年逝世的死刑冤案平反者約翰‧湯普森(John Thompson)。約翰在2003年平反,終結了18年的苦牢生活後,便投入無辜者關懷與司法改革的行動。他是全美第一個發起社會復歸計畫的無辜者,協助安頓許多無辜者以及甫獲出獄的受刑人;他相當重視檢察官課責的問題,也積極推動廢除死刑。約翰曾說過,他的行動是希望可以讓自己,以及其他無辜者相信,「我們不是無緣無故地受苦」,至少可能讓刑事司法體系變得更公平。 頒獎典禮尾聲,無辜聯盟也把這些獎項獻給所有與會者與無辜者:「你們每一個人都是真正的英雄,因為每一天,你們都在用生命與不正義的惡魔奮鬥。」 2018無辜者大遊行,紀念馬丁路德金恩博士遇刺50週年 1968年4月4日美國民權鬥士馬丁路德金恩博士來到本次年會的舉辦地點曼菲斯,卻不幸遇刺。為紀念金恩博士,無辜聯盟今年不僅以「種族與冤案」為主題,規劃一連串與種族相關的場次貫穿兩天會議,適逢金恩博士遇刺50週年,無辜聯盟更規劃了一場無辜者大遊行,由超過800位與會者自會場一路遊行至金恩博士遇刺的地點(Lorraine Motel,現址為國立民權博物館National Civil Rights Museum),感念金恩博士過往為種族不平等所付出的努力,也期許今日,眾人能繼續為司法正義奮鬥。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由理事長葉建廷律師帶團,與陳龍綺、陳燕飛、張月英、鄭性澤四位平反者一同走上美國街頭,為無辜者發聲。 葉建廷律師表示,每年大會都有豐富的冤案議題,包括司法科學、警察訓練、指認制度以及無辜運動核心議題「DNA鑑定」等,都讓人有新收穫、新學習,而今年非常榮幸能夠與台灣四位平反者一同參與此場盛會,期許來年更多好消息。 【關於 Innocence Network 無辜聯盟】 無辜聯盟的創始成員是1992年於紐約卡多索法學院成立的無辜計畫(Innocence Project),推動使用DNA鑑定技術來為無辜被告尋求平反。隨後無辜運動串連至全美,乃至全球。2000年,有10個冤案救援組織在芝加哥舉行論壇,首度有不同冤案救援組織建立共同討論合作的網絡,2005年各冤案救援組織正式成立Innocence Network(無辜聯盟),擴大合作。聯盟成員自原先15個組織拓展至69個,其中有55個在美國本土,有14個則是在美國之外的冤獄平反組織,包括阿根廷、澳洲、加拿大、愛爾蘭、荷蘭、紐西蘭、法國、以色列、南非。台灣於2015年正式加入,成為會員。 去網站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