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1 - 30 共 35 筆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7/03
藉由袴田事件可得知法院的證據調查與檢方的證據開示對於案情的釐清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然而我國再審實務的一大缺失便是法院在審理再審聲請案件時不進行證據調查,加上證據嶄新性的嚴格限制,造成聲請人難以取得有利證據(包含舊證據之閱卷、未公開證據之開示與新證據之蒐集)與法院採取孤立評價說的後果,導致我國開啓再審的比率偏低,無法有效達成救濟冤罪的制度目的。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7/01
日本自2010年起已連續三年,皆出現殺人案件的無辜被告受有罪判決定讞後,經再審洗刷冤屈的案例(足利事件、布川事件和東電OL事件),法院更於2014年3月27日做出開啟袴田事件再審的裁定,立即釋放已被監禁長達48年之久的死刑犯,此乃日本再審實務史上的一大里程碑。為此,本文欲藉由探討此一再審聲請指標案件的審理過程,提供我國再審聲請實務運作的借鏡。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2/26
與台灣不同,德國法院並不認為「提供帳戶密碼給陌生人」就具備了幫助不法的故意,道理很簡單,因為德國法院知道,不能混淆過失和故意的標準:不能因為這個人輕率,就把他升級成故意。這,就是謹守「罪責原則」的要求,一個專業上的要求。德國法院的做法到底給了我們什麼訊息?「打擊犯罪」並不是法院的任務。談人頭帳戶案的冤錯判,我想,恐怕要從釐清司法的任務開始。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2/09
檢事官使用「無論他人如何使用」的用語,在語意的邏輯上,是包涵無限寬廣的。當然,也包涵了不法的詐欺行為。所以,被告答「是」,「邏輯上」當然也把不法詐欺行為包含進來。據此,檢事官就「成功的」證立被告「當時想過『被拿來不法使用,也沒關係』」。按照這個「法律推理」,如果拿帳戶的人不是去做詐騙行為,而是去當作擄人勒贖的付款帳戶,那麼,被告也應該構成擄人勒贖的幫助犯了。
類別:冤案研究
2014/12/02
后豐大橋案,這個案件有兩位檢察官經手過,第一位檢察官認為證據不足,沒有起訴;但兩年過後證人翻供,另一位檢察官起訴了這兩位現在被關在牢裡的人。這個案件最大的轉折點就是證人的證詞,事情發生當天說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兩年後卻又改口說他其實全部都有看到。總之,不論證人說了什麼,先來看看法院怎麼判,再來討論其他事情...
類別:冤案研究
2014/08/15
懸案的水落石出,往往機緣湊巧,因此原因不一而足。但冤案的額頭上卻經常有著相似的印記,促成它們發生的因果歷程,也常驚人地如出一轍。
類別:冤案研究
2014/08/12
阮清樺,一位年輕的越南籍男性移工甫來台工作,受僱於吳倚恩擔任董事的工廠工作。就在阮清樺就職一個多月的時間,聲稱遭強制性交與猥褻。本案特別之處,不僅只是通譯與原告「案件外接觸」可能影響傳譯公正性的倫理問題,更是一人分飾三角的通譯角色已直接違反「通譯迴避」的法律規定。
類別:冤案研究
2014/05/08
今天(5月8日),總統府公布下任監察委員名單,李復甸委員未獲總統提名,李委員多次為冤案平反、司法議題撰寫調查報告,其在監院司法及獄政委員會的付出與堅持,有目共睹。我們將李委員提出的鄭案調查報告濃縮為兩頁筆記,讓大家快速知道為什麼李委員認為鄭性澤被冤。
類別:冤案研究
2014/04/14
十多年來,我國刑事訴訟法經歷如『換骨』般的重大改變:從職權進行主義轉變為兩造對抗之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但荒謬的是,在非常救濟制度上,我們沿用迄今已75年,用憲法施行前作成的老舊判例,解釋21世紀的法律。這篇民國93年的報告,也因為我國司法體系長久以來的拒絕認錯,在十年後的今天讀來依舊『歷久彌新』
類別:冤案研究
2014/03/18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對於多數在台外國人而言,三毛筆下的「流浪」意境,浪漫的遮蔽了「跨國流動」在「流浪」身上所披戴的歧視性外衣。在勞力跨國流動下,流浪再也不是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山間輕流的小溪或寬闊的草原,而是一場生存之戰。
Pre 1 2 3 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