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11 - 20 共 33 筆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9/02
麵包呂金鎧被控與同案陳姓被告共同強制性交並謀殺一位女大學生。當時在案發現採集的精液經法務部調查局鑑定「與呂金鎧完全符合」,更六審呂金鎧20年有期徒刑確定。誰知,更七審時刑事警察局以更精密的STR鑑定法重新鑑定,新的鑑定結果判定「排除」呂金鎧的DNA。 然而,錯誤的DNA鑑定被當作有罪判決,正確的DNA鑑定卻無法動搖原判決。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8/27
林金貴案的指認是在案發五個月所做。心理學研究顯示,人類記憶的顛峰是在事件發生二十分鐘內,若未持續複習,一天過後會便遺忘一半以上,一個月後幾乎已完全遺忘,更何況是案發五個月後的指認與案發當時二者記憶間的落差。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8/14
難以預料的人生轉折,案發將滿11年,劉正富人已入獄,仍再為自己的清白努力,只是偵查過程的種種瑕疵,又該由誰來給個交代?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8/10
證據開示制度,是日本冤罪的一大問題,也是台日兩國刑事訴訟實務於基礎防禦準備上一個很不一樣的起跑點,訴訟的開端辯方看不到所有的卷證資料,是否也可說是冤罪的起點?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7/22
「不是因為看到希望而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看到希望!」為大家放上2015上半年平冤工作報告重點摘要。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7/17
「足利事件」在經過諸多檢證後,有認為「足利事件」形成冤案的重要環節是過大地評價DNA鑑定證據,導致無法洞悉自白的虛偽性。為了要避免這種「科學技術的暴走」在刑事司法的場域再度發生,佐藤律師認為,至少在導入新的科學搜查方法時,有關新方法的所有資訊,都應該對辯護方與法院預先加以開示,並且建構再檢證可能的制度(再鑑定機會的保障)。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7/16
DNA鑑定向來被認為是有罪判決的重要證據之一,然而,「足利事件」最終告訴我們,DNA鑑定也可以證明被告清白。向來以避免冤罪為要的刑事訴訟程序竟然歷經警察偵查、科學鑑定、檢察、法院三級三審等諸多程序檢驗,卻都無法查覺DNA鑑定的問題以及自白的虛偽性,帶給法律界很大的衝擊,從而,法學界與實務界就「足利事件」中所隱藏的諸多問題一一檢視。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7/09
「足利事件」起初是因為作為科學辦案象徵的DNA鑑定居然出錯,造成日本社會的譁然,然而這個錯誤未必直接會造成錯判的結果。「足利事件」中,擔任偵查程序以及一審辯護的兩位律師,非但未盡其辯護之責,甚至還跟檢警一起懷疑、攻擊被告,對於最後錯判的結果,當然也有其責任。反過來說,從二審開始擔任辯護的佐藤律師的鍥而不捨,也才終於開啟菅家利和洗刷冤屈的門。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7/03
藉由袴田事件可得知法院的證據調查與檢方的證據開示對於案情的釐清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然而我國再審實務的一大缺失便是法院在審理再審聲請案件時不進行證據調查,加上證據嶄新性的嚴格限制,造成聲請人難以取得有利證據(包含舊證據之閱卷、未公開證據之開示與新證據之蒐集)與法院採取孤立評價說的後果,導致我國開啓再審的比率偏低,無法有效達成救濟冤罪的制度目的。
類別:冤案研究
2015/07/01
日本自2010年起已連續三年,皆出現殺人案件的無辜被告受有罪判決定讞後,經再審洗刷冤屈的案例(足利事件、布川事件和東電OL事件),法院更於2014年3月27日做出開啟袴田事件再審的裁定,立即釋放已被監禁長達48年之久的死刑犯,此乃日本再審實務史上的一大里程碑。為此,本文欲藉由探討此一再審聲請指標案件的審理過程,提供我國再審聲請實務運作的借鏡。
Pre 1 2 3 4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