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DNA再審無罪 赴美分享平冤經歷 ∣ 陳龍綺:無辜被告的平反不能只靠運氣
類別:新聞稿
2015/05/07
更新日期: 2015/10/16
陳龍綺與同是冤獄受害人的Anthony Robinson合影。Robinson花了13年才獲平反。




【冤獄平反協會 新聞稿】

DNA再審無罪 赴美分享平冤經歷

陳龍綺:無辜被告的平反不能只靠運氣


平冤理念,全球串聯


2014年因DNA再鑑定改判無罪的陳龍綺,擔任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的「平冤大使」,於5月1日赴美參加於奧蘭多(Orlando)舉行的無辜網絡(Innocence Network)2015年大會,分享平反經驗。



無辜網絡是由全球各地冤案救援組織共同組成,致力為無辜被告尋求平反,全球有69個會員,台灣冤獄平反協會於2015年正式加入成為會員。

無辜網絡的創始成員是1992年於紐約卡多索法學院成立的無辜計畫(Innocence Project),推動使用DNA鑑定技術來為無辜被告尋求平反,至今,全美已有329人被冤判有罪後,透過DNA鑑定獲得平反,同時有140案因為DNA比對發現真兇,冤獄受害者平均苦坐冤獄14年。

2015年無辜網絡大會有近150位冤獄受害者出席,陳龍綺正是其中一員。

陳龍綺與同是冤獄受害人的Anthony Robinson合影。Robinson花了13年才獲平反。


冤獄受害者的委屈辛酸

陳龍綺於2009年捲入ㄧ場妨害性自主案件,遭判乘機性交罪4年有期徒刑確定,於2013年由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為其聲請再審,台中高分院罕見於再審開啟前,再為DNA鑑定,鑑定結果排除陳龍綺,台中高分院於2014年改判無罪。

在一場僅由冤獄受害者參加的工作坊裡,主持人請每位受害者訴說自己的平反經過,陳龍綺也參與其中,陳龍綺表示第一次近身接觸這麼多的冤案,相當震撼,身旁任ㄧ位開口就是十年、二十年的冤獄之災。縱使已經平反成功,但在他們的臉上還是滿滿著無辜委屈和辛酸的表情。回憶起被冤過程,好幾位受害者眼淚忍不住掉落。陳龍綺跟大家訴說自己因冤判而事業停擺、離婚、逃亡的經過,也紅了眼眶。

陳龍綺在他生日當天 (5月2日)向與會者分享平反經歷。

陳龍綺說:「只要談起自己的冤案大家總會忿忿不平,有些人已經選擇放下,因為畢竟無路可走、最痛苦的階段已經過去,平反後也無心思再與司法抗衡。大會現場有上百位的受冤者,就有上百個無奈的故事,若執法的檢察官、法官有機會參與此大會,是否會對冤案被告有更多的同理心?

陳龍綺上台跟所有與會者發表簡短感言:

大家好,我是陳龍綺,我來自台灣,我是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第一個因DNA 誤判而成功平反的案例,因為錯誤的DNA判讀造成我的冤案,也因為DNA的澄清,還給我清白,我才守住我完整的家庭,沒有讓錯誤的判決書摧毀我的家庭,感謝在場所有的人對冤案的支持,我的律師說,只要是冤枉的,多關 一天都不行,我希望把我的好運繼續傳給下一個,每一個等待平反的朋友!  





冤案平反不能只靠運氣

陳龍綺表示冤案的被害者並非只有被冤判的那一個人,還包括一整個家族,冤獄造成的傷害,絕非法官、檢察官所能承擔的,然而平反卻只能靠運氣。陳龍綺跟各國關注冤案救援的律師、學者、組織工作者訴說這段經歷時,特別提到自己的平反是運氣好,遇到ㄧ位願意再作鑑定的法官,但很多人運氣並沒有這麼好。無辜被告的平反不能夠只靠運氣。

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律師提及,在美國,以透過DNA鑑定來查明真相所帶動起來冤案救援行動已經超過20年,美國本土329位的平反者並不只是運氣好而已,也有相對較有助於冤案平反的制度設計,其中最關鍵的是全美各州均已制定「定讞後DNA鑑定制度」(Post-conviction DNA Access Statues),於特定條件下,允許被告聲請DNA鑑定證明清白,但在台灣卻沒有相類制度。羅士翔律師以陳龍綺案為例,倘若台中高分院法官未要求重新鑑定,難以想像陳龍綺冤案結果將是如何。


陳龍綺平反仰賴太多人的幫忙,Greg Hampikian教授正是其中之一。

冤獄平反協會:台灣應建立定讞後DNA鑑定制度

正因有多件透過DNA鑑定證明無罪的冤獄平反案例,終使美國政府必須正視冤獄問題,方有定讞後DNA鑑定制度之建立,台灣冤獄平反協會認為陳龍綺的冤案平反經歷已證明台灣也有必要建立定讞後DNA鑑定制度,不應讓冤案是否平反繫諸於喊冤者進入法院分案的運氣,應讓日新月異的DNA技術協助法院發現冤案。

國際冤案救援組織者合影

陳龍綺赴美期間與眾多冤獄平反者共度了42歲生日。

【延伸資料】

關鍵字:Innocence Network  陳龍綺  DNA  無效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