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關鍵字:死刑
1 - 10 共 87 筆
2017/10/26
鄭性澤案再審已經於今天早上11:00台中高分院宣判無罪!鄭性澤早上在台中高分院前表示「很感謝司法還我清白」⋯⋯
2014/03/18
A press release from Cheng's lawyers concerning the Control Yuan's March 12 report
2016/08/19
死刑案件之非常救濟規範雖與一般刑事案件相同,但死刑有其嚴重性之特殊意義,一旦執行,無可回復。對於死刑案件之非常救濟,更應嚴格檢驗,確保被告非常救濟之權利。本次論壇邀請第一線工作者、學者共同討論實務現況與可能的改革之道。
2016/06/14
本影片由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冤獄平反協會製作。主要內容是將彈道重建影像化,幫助社會­大眾理解原判決的錯誤及矛盾之處。
2016/05/26
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因為錯誤自白、國家不當刑求導致鄭性澤此一冤案的發生。就算日後獲致無罪判決,能夠得到冤獄賠償,又如何呢?國家終究是賠不起鄭性澤逝去的這十四年人生。但這卻也已經是一位蒙受冤獄之人能獲得的最好的結果了,想來就覺得一切太過沈重。
2016/05/25
冤獄救援的行動,像是從大漠裡試圖找回一位迷途的旅人,卻不知何時天風又將捲起,將所有人都掩埋,不知是否會在行至半途時,就被太陽灼燒而亡。非常上訴提出又駁回,眾人的心被提起又摔碎。台中高分檢聲請再審,開庭過後,庭外的鄭媽媽依舊等不到鄭性澤回家。救援者與被救援者總在希望與絕望間徘徊等待,同受折磨。
2016/05/23
2016年5月3日,鄭性澤不急不徐的步出台中看守所,投入一個他闊別14年之久的社會的溫暖懷抱之中。這一天,他足足等了有5321天之久,才能再度呼吸到自由的空氣。一句「自由的感覺真好」,交織出他對司法體系的複雜心情。
2016/05/19
看守所沒有鏡子,這段期間沒有機會看到自己的面貌,再次從鏡子仔細端視容貌已是十四年之後,才發現歲月紮實地刻畫在臉龐上,好比小說《別相信任何人》中,突然發現外表已不是印象中的輪廓了。司法機器的錯誤讓鄭性澤失去了十四年的時光,更差點剝奪了他的生命,這樣的成本似乎來的太高,因此我們不得不正視冤案的問題。
2016/05/18
看著鄭性澤先生與母親緊緊擁抱,畫面頓時模糊濕潤了起來。「我失去了十四年的母親節;從今天開始,每天都是母親節。」鄭性澤先生母親未發一語,僅是與兒子眼神交接;兩者滄桑的臉龐上,都揚起了微笑。
2016/04/19
什麼是「死刑的被害者」?這個晚上,讓我們「死刑對冤案」,來談談已經被執行的杜氏兄弟;來看看尚在等待救援的邱和順、鄭性澤、謝志宏故事,正義曙光何時到來?
Pre 1 2 3 4 5 6 7 8 9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