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忽視目擊指認規範,肇生錯誤定罪」
2013/06/23

USA TODAY 2013.06.11 /Kevin Johnson著、蘇凱平整理

根據USA Today所得到的一份報告指出,固然美國聯邦政府對於目擊者指認程序,已訂有指導方針並行之有年,但仍有超過五分之四的美國警察機關,對於目擊證人指認程序沒有成文的處理方案。
根據使用DNA檢驗來挑戰刑事判罪的「無辜計畫」(Innocence Project)指出,依據國家司法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Justice, NIJ)的上開報告,目擊者指認的瑕疵,是肇致錯誤定罪的最主要單一原因,已有75%的定罪於經DNA檢驗後遭推翻。而自1989年以來,已有超過300人因定罪後的DNA檢驗而獲釋。
此份報告由警察行政研究論壇(Police Executive Research Forum)製作,以提供給司法部研究機構,是第一份全國性的目擊者指認標準的評估。在此份報告中,84%的警察機關陳報,其對於處理嫌犯現場列隊指認,並沒有成文的方案;並有略多於64%的機關表示,其對於處理潛在嫌犯的照片展示指認,並無固定標準。
根據NIJ報告,雖然證人始終是刑事調查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但已有越來越多人認知到,目擊者指認往往是不可靠的。其中部分問題來自於對於特定事件的記憶缺陷,以及來自犯罪調查當局於無意間或不適當的影響。
上述資料係由警察行政研究論壇在15個月內,於619個警察機關彙整而得。研究論壇的執行長Chuck Wexler表示:「刑事司法系統的公信力遭到關於合法性的質疑,這實在是一個重要的議題」、「關於目擊證人指認的程序,顯然尚未具備其所應具有的嚴謹研究。」
雖然警察機關陳報其欠缺標準,但國家司法研究所於1999年即訂定指導方針,敦促執法機關應改進其目擊者指認嫌疑犯的方案。
該指導方針強調,在列隊指認時「盲目」測試 (“blind” testing)的益處。「盲目」測試意指:列隊指認應由不知道嫌犯身份的人員安排,以避免不適當的影響。但上述報告發現,有將近70%的警察機關,仍由對嫌犯有所認識的人員,來安排照片指認;且有90%的機關,使用非「盲目」人員安排現場指認。
根據上開報告,這些問題在小型機關裡特別明顯,但即使在有500人以上的大型機關中,仍有25%陳報其並無處理相片指認的方案;且足有一半的陳報機關表示,其並無現場指認的方案。
上開報告結論認為:「使用目擊證人之指認為證據、特別是以證人指認作為單一有罪證據的案件,警方與其他司法機關人員必須格外小心謹慎,此點非常重要。」
身為「無辜計畫」共同執行長的Barry Scheck指出,上述發現「極端令人不安」。
Scheck說:「這些發現事實上比我們原先設想的還要糟。」他並表示,最低程度上,執法機關應確保列隊指認是由不知道嫌犯身份的人員來安排,以防止發生蓄意或無意的影響。
他說:「當你不知道誰是嫌犯時,你可以得到更正確的答案」、「所有主要警察組織均同意,這些安排不僅可以保護被告不遭錯誤定罪,亦可保護警方。」
對於倡議建立列隊指認標準者而言,David Wiggins於1989年因一名14歲孩童性侵案而遭錯誤定罪一事,即屬這個缺陷系統所肇致的真實受害事件。
當時因另一無關案件而遭拘留的Wiggins,自願參加一場列隊指認,並相信他可以藉此「消除所有懷疑並平安無事」。
Wiggins說:「當時事情並非如此發展。」為了上開犯罪,他共服了23年的徒刑,直到去年10月獲釋。
上述案件中的年輕被害人,當時看著一組供指認的照片,說 Wiggins看起來眼熟。繼而Wiggins被放在一組供指認的現場列隊中,而他是在此列隊中,唯一從之前相片指認中選出的可能嫌犯。
依據「無罪計畫」指出,Wiggins的律師並未挑戰列隊指認程序並非在「盲目」情況下安排一事。其律師並未提供專家證據來質疑該指認。
Wiggins說:「在審判時,檢察官表現得很棒,我都覺得有罪了。」之後他因DNA檢驗而被釋放。
在Wiggins被釋放後,他曾見過那位被害人。Wiggins說:「我不怪她。她說她又罪惡感,我告訴她沒關係,而且這並不改變她當初被害的事實。」

原文請參見http://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2013/06/11/eyewitness-wrongful-convictions-exonerate-dna/2411717/

關鍵字:指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