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為何德州哈里斯郡的平冤成果得以領先美國各地?
2016/07/28

Why Harris County, Texas, leads the US in exonerations

為何德州哈里斯郡的平冤成果得以領先美國各地?

原文連結
編譯:劉育伶(平冤志工)

2015年,美國平反冤案的數量達到歷史新高,而連續兩年,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德州哈里斯郡。

一位19歲的少年因非法持有贊安諾錠(易成癮的鎮定劑)遭逮捕,事後發現那些只是用來治療失眠的藥物。另一位青少年則因為被懷疑將大麻摻入菸屁股內而遭沒收,但實際上並沒有。還有一位25歲男子因被懷疑持有250粒搖頭丸遭逮捕,事實上那只是無處方籤的抗組織胺藥。

這些聽起來可能像是一些輕微的侵犯,但這只是德州哈里斯郡因持有毒品被定罪而後發現其為無辜案件73件中的其中3件。

過去一年,美國冤案平反的數量達到歷史新高。根據密西根大學法學院「國家冤案登錄中心」2015年的報告,共有149件,涵蓋29個州。而這149件被證明無罪的被告平均已在監獄服刑達14.5年。

在2015年的這些案件中,共42件來自哈里斯郡,是所有司法管轄區中最多的。位居第二的紐約布魯克林區僅有8件。事實上,哈里斯郡,包含休士頓在內,僅有近450萬人口,卻連續兩年都在冤獄平反的數量上大幅領先其他地區。2014年,哈里斯郡有31件冤案被平反,成為了美國平冤的首都。

可能會有人認為這麼高的冤案比例,意味著哈里斯郡正在發生可怕的事情,但實際上並不是這麼單純。

正因為我們總算做對了,這些冤案才被揭露出來。這也就是為什麼會如此激勵人心的原因」哈里斯郡公設辯護人Alex Bunin這麼說。

2010年以來,哈里斯郡內大多數的冤獄平反案件都是關於毒品持有或販賣-76件中佔73件。這些被定罪的被告後來均經由實驗室的檢驗平反,證明當時他們並未持有非法藥品。而這些證據有時於數年後才會回來,而被告此時可能已認罪或已服完刑期。

密西根大學的法學教授Sam Gross表示,相較於較為人所知的強制性交罪或殺人罪的平反,這些犯罪聽起來也許微不足道。

但這些冤罪對於人們生活仍然會造成重大的影響。他認為更重要的是,這揭示出美國刑事司法系統中的問題-高達百分之90的案件皆透過認罪協商的模式解決。

「毫無疑問地,在全國各地、各郡有數以千計的民眾對輕罪認罪,而也有非常多的人對他們沒有做的犯行認罪。」他補充。

定罪完善小組(Conviction Integrity Unit)

哈里斯郡之可以有如此多的平冤成果,原因在於其定罪完善小組,此小組為檢察長辦公室下的一個單位,負責重新審查以往可疑的案件。

2014年時,主任檢察官Inger Chandler首度接管。到任沒多久,她接到了來自德州奧斯汀市一名報社記者的電話,想知道為什麼的毒品案件穩定但緩慢地被平反,有時甚至在事實發生多年後實驗室才有檢驗結果。

Chandler研究後發現,這些案件的狀況往往都是如此:被告被定罪後,犯罪鑑識實驗室就會將這些案件的檢驗順序調整至最後。一般邏輯認為,如果當事人已經認罪,就不用急著在本來負荷就極重的實驗室中測驗出結果。

「以一般商業角度來說這再合理不過,但如果是關係到人身自由的問題,就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Chandler說。
「我有點被嚇壞了,接著我去和我的上司說:『這太瘋狂了,這些錯誤都拖太久了。』」

Chandler做了一系列的程序修復,其中包括確保藥物證據在到達時便進行檢驗。如果發現藥物不包含非法的物質,她精簡了小組通知公設辯護人的程序。而後,律師則提交一份令狀以便翻案。

哈里斯郡的毒品冤案

「在任何案件中,只要有人的刑期正在執行,我就會優先處理他們的案件。」處理了大部分的平冤案件的助理公設辯護人Nicholas Hughes說。
仔細去觀察案件摘要,可以看出糟糕的證據以很多種形式出現。比如說,許多藥丸常常被誤認為贊安諾錠。

在哈里斯郡,73件案件中,有39件是因為錯誤的現場藥物檢測而被起訴。現場藥物檢測通常是由警察帶著一小袋的檢驗液,當非法檢測物加進去時,就會產生顏色的變化。

過去的研究顯示,這些藥物現場檢測會因各種物品呈現陽性反應,包括Jolly Ranchers水果糖、維他命粉、一些特定的肥皂。即便只是接觸到存在這些物品的空氣,都可能導致檢測呈現陽性的結果。

「藥物現場檢測是眾所皆知地不可信。這些檢測結果並不足以在法庭上被當作證據使用」Gross說。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非裔美國人僅佔哈里斯郡20%的人口,但被錯誤定罪的比例上卻高達52%。

認罪協商制度與冤案

但自然會產生的疑問是,為什麼這麼多實際上是無辜的人,會承認其持有毒品呢?

對此有各種可能的解釋。Chandler認為大多數的被告都以為自己確實持有毒品,但事實上他們買到的只是假毒品。然而,也有其他令人憂心的情形。

持有毒品罪這類的犯罪往往並非檢察官優先處理處理的事項,尤其在哈里斯郡這種大地區更是如此。因此,要擺脫這類案件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透過認罪協議解決。

許多辯護律師抱怨說,這只是強迫付不出保釋金或請不起私人律師的貧窮被告認罪的一種方式。要維護自己的清白,並在獄中候審有時需要數個月的時間。

「如果認罪,他們就得以保住工作。他們就能夠回家。他們有當前迫切的需求。」Hughes說。「如果你在獄中等待,你的整個人生就會變了調」。

休士頓的一位辯護律師Natalie Schultz說她曾代表四位定罪最後遭駁回的被告,四位皆是無家可歸之人。

即使他們告訴她說自己是無辜的,但當檢察官提供他們刑期相對短的認罪協議時,他們仍會設法抓住此機會以儘早出獄。甚至在Natalie Schultz告訴他們她並不建議他們接受認罪協議後,他們依然會這麼做。

「他們有些人會說『好吧,我確實有罪。』」Natalie Schultz說。「我阻止不了他們」。

哈里斯郡地方檢察長辦公室改變了持有毒品案件的認罪協議政策。

從2015年開始,在鑑識實驗室將最終檢測結果送回來之前,檢察官不再提供將面臨徒刑的被告認罪協議。

休士頓ㄧ位辯護律師Patrick McCann已研究此議題相當一段時間,他估計在先前累積的不當起訴被徹底處理完、新程序開始發揮效用前,哈里斯郡還會有至少一年的時間有許多冤案被平反。

「我認為他們做得非常好!」他這麼形容哈里斯郡。同時,Patrick McCann也指出並非德州的每一位檢察官都在糾正錯誤上都採取這種積極的手段。
「有些地方檢察長辦公室似乎並不關心這些案件是否有被深入調查,這對律師來說是很大的阻力」。

確實,哈里斯郡是一個很好的典範,但Chandler也提到在有些司法官轄區只要被告一認罪,毒品的證物便遭到銷毀。

此外,Chandler同意雖這類持有毒品的案件證實了司法體系迫使人們對其根本沒有做的事情認罪,但在其他許多低定罪門檻的案件,卻沒有簡單的鑑識方法去區辨定罪的妥適與否。
「這類毒品案件的特殊性讓我們可以糾正以往的錯誤」她說。「但在其他許多的案件中,我們並沒有這種能力」。

大體上,Gross也同意「我認為這些小案件在這方面顯然是最大的問題」他說。
「它們在美國刑事司法體系的底端,幾乎所有人都認罪」。


關鍵字:定罪完善小組  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