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由布魯克林地方檢察長Ken Thompson同意,謀殺案嫌犯在服刑25年後終沉冤得雪
2016/03/10

相片來源:Innocence Project

由布魯克林地方檢察長Ken Thompson同意,謀殺案嫌犯在服刑25年後終沉冤得雪 

原作:Innocence Project
翻譯:許飛粵
日期:2016年3月10日
 
刑事司法體系完全辜負了Andre Hatchett:  兩位辯護律師的無效辯護,檢方倚賴的線人曾指證 Hatchett以外之人犯案,線人並有可能因此受到未曾公開的好處
 
(2016年3月10日 – 紐約,布魯克林)由布魯克林地方檢察長Ken Thompson提起動議,布魯克林區的一位法官今天將推翻Andre Hatchett的謀殺案判決。在無辜服刑25年後Hatchett將走出法庭重獲自由。無辜計畫在Paul、Weiss、Rifkind、 Wharton & Garrison LLP的法律協助下,重新啟動調查Hatchett所涉的1991年一宗謀殺案。布魯克林區檢察官完善定罪小組發現的證據顯示,作為本案主要證人的線人曾指認另一人為行兇者。Hatchett今天將在他尚在世的家人陪同下走出法庭。
 
「我們非常感謝Ken Thompson檢察官和他帶領的完善定罪小組,如果沒有他們,Hatchett先生可能永遠都無法得到公正的審判。」卡多佐法學院下的無辜計畫共同創辦人Barry Scheck說「這是一次合作的、非敵對的真相調查,應該作為日後此類工作的典範。我們簽署了一份資訊共享協議,這份協議允許我們查看警方的所有記錄和地方檢察官的文件。調查過程中,我們不斷地交流想法和建議。如果沒有這種合作和公開揭露機制,我們不可能發現本案存在很多失誤,足以證明Hatchett先生是無辜的。」
 
Neda Mae Carter於1991年2月18日晚約11時在Bedford-Stuyvesant的Monroe街區公園被發現遭毒打身亡。當天晚上稍早時,Hatchett曾與Carter在一起。Carter與她的母親和Hatchett的姑姑合住在同一個公寓。Hatchett幾乎每天都去那裡。在案發後的數週,Hatchett自願與警方合作,提供了詳細的不在場證明後,即被允許離開警局。在案發時,24歲的Hatchett有特殊的需求,原因是他喉嚨和腿部曾受嚴重的槍傷,正在恢復中。案發當晚,他的右腿打著石膏,需要拐杖支撐才能行走。
 
案發一周後,警方因一起無關聯的侵入住宅盜竊案逮捕了Gerard “Jerry” Williams。 Williams承認他至少犯有20多起刑事案件。他對逮捕他的警員聲稱他有關於Carter謀殺案的線索。Williams向謀殺案的偵探員和兩名地方助理檢察官供稱,他和另一名綽號“Popeye” 的女人當時在公園聽到一個女人的尖叫,並在35到40英尺的距離外看到一名男子向一個躺在地上的人揮拳。一開始他說,據他所知,這名男子已和警方談話過,且他拄有一根拐杖。但後來他又告訴警方他沒有看到拐杖。
 
當晚,Hatchett自願回到警局接受列隊指認,並被Williams指認為行兇者。儘管遭到指認,Hatchett沒有立刻被逮捕,其仍被獲准離開警局。由此可見檢察官辦公室對Williams證詞的可信性存有嚴重懷疑。
 
儘管本案完全倚賴Williams證稱Hatchett是行兇者的證詞,完善定罪小組在地方檢察官的卷宗中發現,Williams因侵入住宅盜竊被逮捕的當晚,曾在警局指認過另一名男子(非Hatchett)為行兇者。這些信息從未被揭露給Hatchett的律師。此外,有新的證據顯示Williams可能因他的證詞而得到秘密協議。
 
儘管Williams因侵入住宅盜竊被逮捕,卻因在謀殺案的調查中聲稱自己為目擊證人,隨後即自警局獲釋。之後的幾個星期,Williams與警方密切合作,試圖找到“Popeye”。Popeye被找到後,參與了有Hatchett在內列隊指認的過程。起初,Popeye並不確定她的指認,表示兇手看起來是其他人。隨後,她卻改變了主意,指認了Hatchett。檢方從未傳喚Popeye 出庭作證,而Hatchett的辯護律師也未以Popeye最初於列隊指認中指認其他人兇手來替Hatchett辯護。Hatchett因本案受審兩次, Williams均是唯一的目擊證人。他證稱在一個漆黑且下雨的夜晚,於距離30或40英尺處看到Hatchett行兇。法院在一審結束時宣判無效審判,理由是Hatchett的辯護律師未充分替當事人辯護。第二審時,Hatchett為自己辯護,並提出一位可以證明其不在現場的證人。然而律師皆未提出Hatchett的醫療記錄以證明依Hatchett當時的身體狀況,實際上無犯案的可能。在幾乎完全倚賴於Williams的證詞下,Hatchet還是被判處犯二級謀殺罪,並被判25年至終身監禁。
 
在法庭上,Williams聲稱並沒有因為他的證詞換取到檢方提供的交易。然而,隨後的調查顯示,他確實因為提供的證詞而受有利益。Williams的律師在一封信中曾表示,他收到過檢方提供的交易。且事實上,對Williams侵入住宅盜竊罪的起訴最後因他作為謀殺案的目擊證人而被撤銷。此外,Williams的行為,包括他因侵入住宅盜竊被逮捕後馬上聲稱其掌握謀殺案的信息,以及之後多次前往警局協助警方尋找Popeye,都顯示他企圖通過與警方合作而得到好處。
 
「遺憾的是,我們發現的證據顯示,本案審理過程中的每一步都讓Hatchett失望了」。與無辜計畫一起替Hatchett辯護的Paul、Weiss、Rifkind、Wharton & Garrison LLP合夥人Jim Brochin說「糟糕的判斷和錯誤自始至終困擾了整個案子。」
 
無辜計畫的律師Seema Saifee補充道,「Hatchett當時被錯判入獄時只有25歲,而現在他即將迎來自己50歲的生日。雖然沒有辦法讓Hatchett找回他逝去的歲月,但目前在阿爾巴尼州有可能通過一項針對目擊證人錯誤指認和虛假供述的待決法案,該法案通過後將能預防許多冤案的發生。」
 
針對目擊證人指認程序改革的立法努力,例如更為嚴格的文書提出要求及偵訊過程錄影,在過去的十多年皆為成功。去年,一項由紐約地方檢察官委員會、紐約州律師協會和平冤項目支持的法案第一次被參議院批准。州長Cuomo已將平反冤案的立法工作作為他2016年優先處理的工作之一。

原文連結
 
關鍵字:無辜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