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二十三年死囚牢,女子一夕自由身
2015/03/25
Debra Milke,坐了23年的死牢,終獲釋放
 (圖片來源 Photo: Mark Henle, The Arizona Republic)

二十三年死囚牢,女子一夕自由身

Jennifer Soules, The Arizona Republic

 
2015/3/24   平冤海外工作小組  蘇凱平 翻譯

亞利桑納州女子Debra Milke因涉嫌殺害其子,在死囚牢監禁超過20年後,經法院判決釋放。而她在獲釋後仍對媒體宣稱自己無辜。

Milke在週二於鳳凰城舉行的記者會中表示:「我與我兒子遭到殘酷謀殺一案絕對無關。」
對Milke涉嫌謀殺的指控,係經Maricopa縣地方法院於週一舉行的簡短預審後正式駁回。
Milke表示:「我一直相信這天總會到來,只是沒想到要改正如此顯而易見的錯誤指控,竟花了25年3個月又14天之久。」

在上週,Maricopa縣檢察官對於Milke涉嫌謀殺的主張,以及強迫一名有不良紀錄的警探在本案中作證的主張,均遭亞利桑納州最高法院駁回。

Milke原先的有罪判決與死刑量處,係於2013年3月經美國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廢棄。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將本案發回Maricopa縣地方法院,原因在於Milke的律師原有可能憑藉證據挑戰一名鳳凰城警探對Milke不利的證詞,但原先的檢察官卻並未對該項證據進行證據開示。

該名警探Armando Saldate當時宣稱,Milke曾向其供認犯行,但卻無其他證人可證明此事,且Milke的該項供詞亦未經錄音。該名警探曾在其他案件中有行為不檢的紀錄,但檢方當時並未將該項行為不檢記錄交予法院。

在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將案件發回後,縣檢察官仍持續控訴Milke,但Milke的律師Michael Kimerer與Lori Voepel向亞利桑納州高等法院上訴。律師要求高院駁回起訴,理由包括雙重危險禁止(double jeopardy)和原檢察官Noel Levy(現已退休)在本案中的「極端惡劣行為」。亞利桑納州高院因而於12月駁回檢方對Milke的控訴。

Milke與其律師一同出席星期二上午的記者會,其律師Kimerer首先發言稱許Milke的態度:「我至此仍不敢相信我們竟能走到這裡。本案對於Milke而言是個超過25年的惡夢。我們曾淚下,我們曾心碎,但因為她,我們總是回來繼續奮戰。」

現年51歲的Milke,因被控於1989年12月謀殺其時年4歲的兒子Christopher,在亞利桑納州死囚牢中度過了23年。她被指稱安排兩名男性友人殺害其子,以獲得保險理賠。該兩名男子以「前往商場與聖誕老人見面」的名義,將其子帶至一處沙漠後,槍擊頭部致死。該兩名男子James Styers與Roger Scott迄仍監禁於死囚牢中。

Milke在其發言的第一部分緬懷其子,以及因失子所造成其生命中的痛苦:「我的小兒子Christopher對我而言就是一切。我非常想念他。我每一天都想起他。我經常在心裡聽到他可愛的小小笑聲,並因與他的許多擁抱與親吻記憶猶新,使我漾出微笑。」

Milke亦談及她不實的認罪,她聲稱係因警探Saldate強迫她而為之,並表示她的個案可做為每個身陷刑事司法體系中人的警惕。她說:「這可能發生在你們任何人的身上。」

相關新聞1新聞2新聞3
關鍵字:死刑  不正訊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