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美國景況最差監獄中無罪者的處境
2013/04/16

2013.05.16/Hannah Riley著、高訢慈整理

「從第一天起,你就被當作像是罪犯一般對待,沒有無罪推定可言,在證明無辜前,你就是有罪的。」


最新一期Mother Jones雜誌彙整了全美十所景況最差的監獄及拘留所。許多 Innocence Project的當事人現正身處於這些監獄及拘留所。本文作者訪問了其中曾被監禁於Rikers Island監獄的Barry Gibbs以及Maricopa County監獄的Ray Krone。
美國監獄受監禁者人數在過去25年激增了4倍之多,連帶地造成了受監禁者居住條件的惡化。306名經由DNA測試而無罪釋放的受監禁者,平均在監獄裡耗費了約13年的光陰。
Rikers Island監獄名列上述十大景況最差監獄的第十名。以監獄管理人員根深蒂固的暴力模式及為數眾多的單獨禁閉而惡名昭彰。在Rikers監獄的10000名被監禁者,其中大多數實際上都尚未接受審判。
Gibbs於等待審判前,耗費了近二年的時間在 Rikers監獄裡,最終他被誤判為謀殺。於2005年無罪釋放前,Gibbs已經服刑超過了十七年,其間,他輾轉於紐約不同的監獄服刑,Rikers監獄始終名列他記憶中景況最差的監獄。
他回憶道,對於無罪者而言,那真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地方。他在Rikers監獄的第三天便突然遭受一陣莫名的蒙頭毆打,隔天他還必須出庭應訊。那時,監獄管理人員呢?  他們在哪裡呢?
Gibbs逢人並訴說自己是無罪的,但沒有人聽信他的說法。最終他被安置於精神觀察牢房中,並被迫接受Sinequan藥物治療 [Sinequan為抗焦慮劑],但Gibbs卻對Sinequan產生藥物過敏反應,而被轉送至醫院。他與其他同被監禁者戴上手銬腳鐐,被拖行在醫院的長廊上,引來眾人的側目,人們竊竊私語著:「看看那些殺人兇手!」
1993年,面臨被監禁者人數激增,Maricopa County警長Arpaio發現把被監禁者安置於亞利桑那沙漠裡韓戰時期的軍用帳篷遠比建築新的監獄更具經濟效益。這座Tent City監獄,被警長Arpaio比擬為集中營,於Mother Jones名單上名列第三。
曾被監禁於Maricopa County 監獄的Ray Krone,因他從未犯過的謀殺罪行被誤判為死刑。他說道,那是在亞利桑那州,而且是室外監禁,最低的溫度也許是夜間,華氏90度。偌大的軍營裡只有一個電風扇,卻安置了40個被監禁者,彼此之間為此暴力相向,層出不窮。2011年,據Arizona Republic報導,Tent City監獄溫度曾高達華氏145度。
同樣地,Krone也被施予抗精神病藥物。在週末期間,當他無須出庭應訊時,監獄管理人員便推著小推車派送藥物。Krone說道,他需要保持神智清醒,所以他只能把藥丸藏在舌下。
歷經10年的監禁,Krone最終於2002年經由DNA測試而獲得無罪釋放。他說道,「從第一天起,你就被當作像是罪犯一般對待,沒有無罪推定可言,在證明無辜前,你就是有罪的。」
Krone 與 Gibbs的經驗再再提醒我們許多無罪的人繼續地被監禁在監獄裡。DNA測試提供了部分的機會使這些無罪的人得以被釋放,但這些案例畢竟只是冰山一角。許多無罪的人將在監獄裡服完他們的刑期甚或因而死亡。在最低的限度,至少我們的矯治機構應該為這些被監禁者提供更適於居住的環境。
 
(原文請參照: http://www.innocenceproject.org/Content/Innocent_in_Americas_Worst_Jails.php,最後流覽日期: 2013年 5月20日。)


 

關鍵字:DNA  監所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