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失落的十年
2013/09/23
News China 2013.07.16
Yang Di 著、平冤海外工作小組陳柏良 翻譯整理

“請記得,今天你們是法官、檢察官,但你們的子孫不一定是法官、檢察官,如果沒有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你們的子孫很有可能和我一樣被冤枉 ,而在死刑邊緣掙扎。” 張高平於再審程序中表示。

2013年3月26日浙江人民高等法院撤銷張高平和張輝的強姦殺人案有罪判決時,張高平和張輝已在獄中度過十年的歲月。

張高平和其姪兒張輝原本是卡車司機,在2003年5月18日讓17歲的村女王冬(音譯)搭乘便車至王女在杭州市中心的親戚家附近。但隔日清晨,王女的屍體全裸,被人在杭州市郊發現。張高平叔姪很快地被認定是此起強姦殺人案的嫌疑犯,而遭到逮捕。張高平遭審訊7天,並被毆打,剝奪飲食,睡眠,並被煙蒂頭燙,但他堅決否認涉案。張隨後被送回看守所,遭到公安控制下的其他收容人繼續毆打,而被迫作出自白。儘管被害人的指甲縫中所採到的DNA,被證明不屬於張氏叔姪,但杭州人民地方法院仍在2004年2月,以強姦殺人罪,分別將兩人判處死刑(延期兩年執行)及無期徒刑。而該案上訴後,兩人仍遭判處無期徒刑及十五年有期徒刑。

此後,張高平被分發到新疆服刑,並繼續爭取平反的機會。2005年張高平無意間在電視上看到計程車司機勾海峰因在杭州涉嫌強姦殺人案遭判處死刑,該案的許多細節與王冬案極為相似。張高平向浙江高等法院請求重新勘驗DNA證據,然未獲任何回應。但是該申請引起了駐監檢察官張飆的注意。張飆重新檢視了判決張高平有罪的26項證據,發現其中的25項證據僅為情況證據,唯一的直接證據是張高平的獄友袁連芳的指認。但據稱袁連芳在張高平案的審理期間,接受了檢察官的減刑協議,並出庭指認張。據張飆檢察官指出:利用獄中收容人成為公安指令的執行者或資訊來源管道,在中國大陸的監獄是非常普遍的情形。因為收容人非常容易利用這些與公安合作,爭取到減刑的機會。

一切的狀況在張飆於2009寫私人信給浙江省檢察長陳運龍(音譯)獲得重視後,才開始獲得官方重視。在2011年杭州警方重新鑑定被害人王冬指甲縫中皮屑的DNA,證實屬於勾海峰所有後, 真相終於大白。浙江省公安局於再審程序結束後,正式公開地向張氏叔姪致歉,承認公安在調查過程中犯下明顯的錯誤。在2013年5月17日,浙江省宣布將賠償張氏叔姪人民幣211萬,創下中國有史以來最高的冤獄賠償金額。

原文連結

關鍵字:刑求  DNA  再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