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我曾經很確定,但是我錯了。」
2000/07/01

紐約時報 2000.06.18/Jennifer Thompson著、金孟華整理

Jennifer Thompson是一名性侵害案件的受害者。案件發生時,她是一名22歲的女大學生。有一天晚上,有一個人闖入了她的家中,拿刀抵著她,並且性侵她。當時她就告訴自己要盡力保持冷靜,仔細記下行為人身上的一切特徵,如果她能夠存活下來,她一定要將這個人繩之以法。她在事發後憑著記憶描繪出行為人的樣貌,並從相片中指認了Ronald Cotton,審判時又再度於法庭中指認Cotton。在她的指認下,Cotton被成功定罪,並被處以無期徒刑。一年後,警察發現有另一位受刑人Poole在獄中向別人炫耀自己曾經性侵Jennifer,卻沒有被逮到。 Cotton因此獲得再審的機會。
在再審程序中,Jennifer再度出庭作證,表示從來沒有看過Poole,並表示她很肯定行為人就是Cotton,Cotton再度被處以無期徒刑。11年後,警察與檢察官來到她家,希望她能夠提供血液樣本供DNA比對,她同意了,因為她非常確定行為人就是Cotton。然而,DNA結果卻顯示行為人是Poole,而不是Cotton。Jennifer無法相信為什麼她會誤認一個距離她這麼近、對她為性侵的人,但錯誤已經鑄成。
在DNA證據下,Cotton終於被釋放,而Poole也終於認罪,Jennifer卻無法輕易地原諒自己。她終於認知到證人是會犯錯的,她也發現相關研究顯示,證人誤認是刑成冤獄的最大因素。她希望這樣的訊息能夠傳達出來,以避免類似的案件再度發生。

關於本案的更多訊息,可參考http://www.youtube.com/watch?v=DZsckuKiH94
原文請參見http://www.nytimes.com/2000/06/18/opinion/i-was-certain-but-i-was-wrong.html

關鍵字:DNA  指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