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拆解冤獄的三道不正義
2016/05/19
「 路人變被告 DNA雪冤—推動刑事判決確定後DNA鑑定聲請制度」記者會(2016.3.24)


拆解冤獄的三道不正義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 羅士翔 律師
蘋果即時 2016.5.18

請大家試想,自認未涉案的你,捲入一場刑事案件,遭起訴,第一審法院判你有罪。上訴二審中,此刻,你是否希望鑑定單位用最新的DNA技術進行鑑定,查明真相還你清白?再試想,你喊冤喊得震天嘎響,但因為技術的侷限,還是未能排除你涉案,有罪確定,這時你輾轉得知DNA技術已有所進展,你是否希望以最新的鑑定技術再作一次鑑定,讓你沉冤得雪?

以上兩個問題,我想大家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清白者不擔心證據調查,只怕法院不願調查。一般而言,於通常程序中主張用最新技術進行鑑定,法院應會准許,然而,在案件確定後,要讓法院、檢察署同意再為鑑定,就得碰碰運氣。2014、2015年,接連兩起DNA平反案件陳龍綺、呂介閔,都在因緣際會下,遇見願意重啟調查發動DNA鑑定的法官、檢察官,因而終結冤罪苦難,然而,仍有多少喊冤被告於獄中苦苦等待平反,無從計數。

DNA鑑定技術與時俱進,判決確定後仍可能因新的DNA鑑定技術,協助司法重啟調查,發現真相,讓無辜者平冤。以美國為例,各州均設有定讞後DNA鑑定制度,讓DNA技術發揮最大的平冤效用,救濟無辜,1992年至今全美已有341位無辜者於判決確定後獲得DNA鑑定的機會,因而排除涉案改判無罪,這些無辜者苦坐冤獄的日子總計已超過千年。制度建立目的無他,不使冤獄日數繼續增加罷了。我國目前仍無定讞後DNA鑑定制度,現實上極有可能出現一種情況是:最新的DNA鑑定已可排除被告,但被告仍被法院以舊的DNA鑑定結果認定有罪,身陷囹圄,不知何時重見天日的荒謬局面。

有人稱「冤獄」是國家製造出雙重的不正義,既讓無辜者入獄,也讓真正兇嫌逍遙法外。我認為,當已有最新技術得以讓無辜者重獲自由時,卻無制度管道可走,讓無辜者在苦牢內等待運氣到來,冤獄天數徒長,可說是冤獄存在的第三道不正義。

週三5月18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將審查「刑事案件確定後去氧核醣核酸鑑定條例」,此制度的建立將縮短無辜者等待平冤的時間,平反無辜,發現真相,實現司法正義。筆者衷心企盼制度早日建立,讓DNA來拆解冤獄的三道不正義,讓無辜者的冤獄苦難盡早終結。
關鍵字:DNA  呂介閔  呂金鎧  陳龍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