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60分鐘》冤獄其實離你並不遠!
2015/10/27

照片來源:中時電子報

《60分鐘》冤獄其實離你並不遠!

2015.10.27 中時電子報

從路人變被告 冤獄其實離你並不遠

「很多人都有被誤會的經驗,如果被朋友誤會,還有機會澄清;但如果是被整個國家誤會,澄清不了,結果就是入獄!」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說:「冤獄其實離每個人都不遠」!

 


美國平均一年22件冤案 台灣重啟再審比率超低

當初捲入性侵案三審定讞的陳龍綺,四處找律師,他說:「每個律師都跟我搖頭,叫我不要花這個錢,我就知道再審機率微乎其微。」美國在1989年到2003年之間,有340件案件判決定讞後,卻發現無辜的冤案,相當於平均一年有22件冤案,那台灣呢?以地方法院來說,大概每1000件案件只有5件可以重啟再審,台北大學法律系教授李榮耕表示:「這數字低的可怕,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我們的法院判決品質很好,好到不需要再審,另一種就是我們把眼睛閉起來,當作看不見。」
 
 


再審等於打臉?! 冤獄平反協會羅士翔:人性上不願認錯

國際鑑識權威李昌鈺說:「美國的Innocence Project(無辜法案)由律師和人權組織合作,很多被認為冤枉的人,可以透過無辜法案請律師為他辯護。」反觀台灣的司法,給法官極大的權力,但如果法官不小心出錯了呢?有沒有機制可以彌補?台灣的再審制度約有80年到90年沒有修正,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表示:「再審等於考驗法官,面臨人性和道德的勇氣,再審等於是在『打臉』你的同事或學長學姐;或是你自己判錯了,人性上不會願意承認錯誤。」
 

死刑犯陳錫卿緊咬 呂金鎧:不希望他槍決,才能釐清案子

22年前捲入性侵殺害女大生命案的呂金鎧,服刑近20年後返家,依舊喊冤!呂金鎧現在在屠宰場上班,生活規律而單純,受訪那天他打電話給《中視60分鐘》記者,聽到記者會比原定時間早半小時到花蓮,為此呂金鎧趕緊向屠宰場請假半小時,穿著雨鞋急忙趕赴玉里車站,就怕記者空等,古意憨厚的性格,讓記者印象深刻。56歲的呂金鎧一臉花白鬍子,對於緊咬他的共犯陳錫卿,有著矛盾的糾結,呂金鎧說:「我不希望他執行死刑,我希望他不要死,這樣我的案件才有辦法釐清。」記者問如果你可以再審,被判無罪呢?呂金鎧很誠實的說:「講現實的話,那我會希望他早一點槍決。」20年的青春歲月已經喚不回,呂金鎧依舊深信他可以等到平反的那天!
 

 

46歲徐自強已當阿公 對無罪定讞深具信心

捲進擄人撕票案的徐自強,今年46歲,當年入獄時兒子才7歲,16年牢獄生涯讓父子的記憶彷彿瞬間停格,在徐自強的記憶裡兒子彷彿永遠是7歲,但如今當年7歲的兒子已經為人父,徐自強當上「阿公」!過去在監獄的死刑犯,一個沒有明天的人,如今投身司改會擔任義工,徐自強在司改會翻閱自己案件的檔案說:「我出來才第一次看到完整卷宗,才了解他們在講什麼,不然我在監獄裡,真的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記者問對於無罪定讞有信心嗎?徐自強帶著微笑堅定的說:「我一直都有信心,我一直都有信心。」同樣的話重複了兩遍!

共犯自白成唯一證據 律師:法官有罪推定20年

徐案救援律師林永頌強調:「法官如果都是有罪推定,法律再怎麼改,科技再怎麼進步,都沒有意義。」徐自強捲進民國84年台北縣一起房屋仲介商黃春樹遭擄人勒贖撕票案,主嫌黃春棋供出其他四名共犯,包括了有不在場證明的徐自強,案發一年後,因為其他三名嫌犯都被判處死刑,徐自強在律師陪同下投案,他主張同案被告的自白不能成為「唯一證據」,案件就此糾纏20年!政大法律系教授何賴傑表示:「從無罪推定來看,以這樣的證據,足不足以定他擄人勒贖或是唯一死刑的罪。」


原文連結

《60分鐘─冤罪?! 等待天明》影片:


Part 1 徐自強 更九審無罪!


Part 2 有罪推定? 挨批草率


Part 3 科學鑑識 釐清真相


Part 4 誓言平反


關鍵字:呂金鎧  徐自強  陳龍綺  鑑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