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又見DNA冤案:呂介閔4年冤獄的啟示
2015/05/10



又見DNA冤案:呂介閔4年冤獄的啟示


2015.5.8 蘋果新聞  

文/羅士翔(律師、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

今日(5月8日)台灣高等法院發布新聞稿,呂介閔殺人案件,法院裁定開始再審,並停止刑罰之執行。本案是今年2月刑事訴訟法420條修正,放寬再審條件後,首件重大刑事案件開啟再審,具指標性意義。

呂案由檢察官為受判決人利益聲請再審,檢察官並透過其職權委託刑事警察局針對現場證據再為DNA鑑定,鑑定結論排除呂介閔,並檢驗出另一種男性DNA型別,實際涉案者另有其人,法院以該鑑定結論作為再審之新證據,開啟再審,更加難能可貴的是,法院同時裁定停止刑罰執行,換言之,法院也認有冤,不讓呂介閔多待一天冤獄。審檢同為冤案平反而努力,令人感佩,給了呂母最好的母親節禮物。

本案值得說明點有三:

第一, 檢察官追查呂介閔冤情,為其平冤,應予高度肯定
檢察官職司犯罪偵查,自有義務避免法院誤判無辜,而刑事訴訟法亦已規定公務員應於被告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併注意。昔有蘇炳坤,檢察官知其有冤不願將之追查到案執行;今有呂介閔,檢察官發動DNA再鑑定,查明真相,以免冤抑,檢察官追查呂介閔的冤情,為其平冤,應予高度肯定。

檢察官有權接觸卷證、發動調查,相對於身陷囹圄之被告,本有更多之權力發現真相,國外即有檢察體系主動成立調查冤案之單位,由檢察官為被告調查冤情成功平反案例,然我國並無此種編制,而法務部「檢察機關辦理刑事訴訟案件應行注意事項」亦未規範檢察官為被告利益聲請再審,檢察體系仍欠缺制度化的冤案發現機制。呂案再審絕非單一個案,法務部應思考如何促使檢察體系主動發掘冤案。

第二, 法院適用新法開啟再審,再次說明:「不讓無辜的人遭判有罪乃是所有司法工作者的共同使命」

法院誤判在所難免,再審制度正是要糾正錯誤的判決,不讓無辜的人民枉坐冤獄,但現實上要讓法院承認誤判絕非易事。立院甫於今年修正刑事訴訟法放寬再審條件,盼有更多有冤之人獲得平反。本案即是再審新法公布後,第一起重大刑案開啟再審。法院明確指出「罪證有疑、利歸被告」原則於再審程序亦有適用,同意檢察官的再審聲請。審檢雙方同為有冤被告努力,說明避免冤獄絕非僅係被告律師一人之工作,而法官同時裁定停止刑罰執行,讓呂介閔返家過節,不容許多關一天冤獄,為法院追求個案正義之形象留下良好典範。

第三, 定讞後DNA鑑定制度亟待建立

根據呂介閔有罪判決,指出被害人左乳房所採集之檢體,經刑事警察局檢驗混有唾液,可知為男性所有,但因未達DNA判定標準,未作研判是誰所有;再經調查局檢驗,亦因DNA含量太少,無法比對。今日,則由檢察官委託刑事警察局重為鑑定,以最新「男性Y染色體DNA型別技術分析」,終於確認排除來自呂介閔。

去年成功平反之陳龍綺案,原經刑事警察局為17組Y染色體DNA比對不排除混有陳龍綺,於判決確定後再經法院囑託鑑定,以23組比對,證明排除陳龍綺,法院同樣開啟再審。

國外冤案救援行動已說明DNA技術是平反冤獄之利器,美國各州更建立起判決確定後之DNA鑑定制度,追查真相,避免冤獄。1992年迄今,已成功透過DNA鑑定平反329人,其中,更有140案因而發現真兇。

冤獄為極大之不義,避免無辜之人遭判有罪係所有司法工作者的共同使命,呂介閔案得以開啟再審,法院、檢察官均應給予肯定,呂介閔案、陳龍綺案的再審經過雖使人興奮卻也令人怵目驚心,究竟,還有多少人苦坐冤獄,等待DNA鑑定為其平反?兩案已說明台灣確有建立定讞後DNA鑑定制度之必要。只是,政府還需要多少人的冤獄人生作為代價?



關鍵字:再審  DNA  呂介閔  陳龍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