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警察抓錯人】傢俱行老闆淪為逃犯,竟是靠檢察官協助藏匿
2015/03/25
當年就是開了這扇大門後,蘇炳坤由一個事業正好的家具行老闆,淪為逃犯,含冤14載。(照片來源。攝影:李景濤)

【警察抓錯人】傢俱行老闆淪為逃犯,竟是靠檢察官協助藏匿


文/簡竹書  原載於2007年4月5日壹週刊306期

你以為自己這輩子絕不會被抓去坐牢嗎?目前正在幫徐自強辯護平反的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說,冤案比我們想像中容易多了。台灣的冤案中最著名的除了江國慶,還有1982年李師科搶案,被誤抓的王迎先沒多久就死了,傳說是被刑求致死,警方說是投河自盡。檢警抓錯人、法官亂判案的代價,是一條生命,或整個家庭往後多年的痛苦,本刊就曾於2007年採訪了幾位同樣曾被冤枉的受害者,有人付出半生青春,有人家庭破碎....

特赦 換不回人生

五十八歲的蘇炳坤坐在他破敗的屋子裡接受採訪。二000年他獲得總統特赦後,七年來只能靠做小生意維生。這客廳,正是他二十多年前被抓走之處,那年他三十六歲,是傢俱行老闆,每月賺幾十萬。

蘇炳坤的冤獄案在司法界十分著名,歷經四次非常上訴仍無功,直到七年前才獲特赦,沉冤得雪,青春、事業、家庭,卻早已走樣。

一九八六年某天清晨,蘇炳坤被急促敲門聲吵醒,一開門衝進兩人將他拖上車,進了警局小房間,「他們把我衣服脫光,整個人被倒掛,用毛巾悶住我的鼻子,開始灌 水,灌幾個小時…。」當天下午,警方開記者會宣布「破案」,像我們常在電視上看到的那樣,蘇炳坤被銬在角落,幾個警察英勇無比站在鏡頭前。

據多年後的翻案調查,案情大致如下:男子郭中雄曾是蘇炳坤的工人,因偷材料,被蘇扣工資,因此結仇。一九八六年,郭中雄行竊某銀樓被補,警方偵訊時,問他是否涉及另一家金瑞珍銀樓搶案,他不堪刑求只好招認。

警方又問:「金瑞珍有三個搶匪,另二人是誰?」郭中雄愣住,只好想想跟誰有仇,便想到蘇炳坤﹔第三人他編不出來,亂掰個「阿水」,其實無此人。

郭中雄所描述的犯罪經過,自然與事實不符,例如郭中雄供稱由蘇炳坤開車,但蘇根本不會開車﹔甚至當警方拿出贓物要金瑞珍老闆認領,老闆也拒領,因不是他的。

蘇炳坤一審無罪,二審卻改判十五年重刑,且不得上訴,因當時司法院長林洋港提倡「速審速決」。

幸好不少人都知道蘇炳坤有冤,沒有檢察官願意抓他,甚至連警察到他家搜人,他打給檢察官彭南雄求救,彭立刻罵警察:「我不是說過這人不能抓嗎?」諸多的「法外情」,簡直是對當時司法體系的最大諷刺。

他就這麼提心吊膽躲了十年。傢俱行早就倒了,蘇太太從老闆娘變成工廠女工。一九九七年,彭南雄調職,新任檢察官下令抓人。蘇炳坤還是進了監獄,期間監委翟宗泉爭取到第四次非常上訴,但再度被駁回。蘇炳坤絕望到嚎啕大哭。

調走的彭南雄很擔心他,帶著蘋果、包幾千元去看他。「我不收,他還用匯的,又拿一萬元給我太太,但他恩情這麼大,怎能收?」他蹲了兩年牢,才終於獲得特赦。

「三十幾歲被冤枉到五十幾歲,青春沒了,事業沒了,刑求我的那些警察,一個道歉都沒有。」他連國賠、冤獄賠償都被駁回,司法院說,他只是「罪行宣告無效」,並非無罪。

他曾在住家附近遇過郭中雄,當時郭已出獄。一看見郭,他衝上前:「你把我害這麼慘,甘有良心?」郭中雄不敢直視他,只說他認錯人。

他起身想拿記事本,「怕了!後來我幾月幾號碰到誰、講什麼重要話,都記。」訪談時,即使安全坐在家中,他仍習慣性眼觀四面,一刻不得放鬆。

談到最近警方誤抓陳榮吉,他激動起來:「以前新光吳如月搶案,誤抓四個少年,我一看就知道冤枉,馬上打電話到警局,要快,起訴就來不及了,因為他們會拉不下臉,將錯就錯。」

原文連結

關鍵字:不正訊問  刑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