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誤判冤獄的補救機制刻不容緩
2014/04/24
圖為4月23日「冤罪!平反!」記者會,冤案當事人呂金鎧先生訴說心路歷程
時之畫面(本會資料照)
 
誤判冤獄的補救機制刻不容緩


蘋果日報 2014.4.24

文/吳俊龍(臺北地院法官)

報載男子陳龍綺5年前被控與友人性侵傳播妹乙案遭法院判4年徒刑定讞,他喊冤無效後逃亡8個多月,去年透過冤獄平反協會的幫助,聲請再審成功,經法院改採新型基因鑑定,排除陳男涉案,改判無罪。

這雖然是冤獄平反協會的第一個成功案例,但不是第一個獲無罪平反的冤獄案件。

如果大家還有印象,2011年的江國慶案,經檢方深入調查後發現女童命案的行兇者並非江國慶本人,然而江國慶並沒有陳男那麼幸運,經判決定讞後早已軍法槍決,就算還他清白,也無重見天日的機會。

刑罰是所有國家制裁手段裡,最嚴厲的一種手段,直接涉及人民生命、自由的限制與剝奪。

正當法定程序與嚴格證據法則的雙重要求,是法院審判的依歸,亦為避免錯誤定罪的重要手段,惟縱使如此,誤判冤獄的憾事還是一再上演,這種情形難道只有我國才會發生?

以美國為例,依美國Samuel R. Gross學者研究1989至2003年之間,在美國至少共有340件定罪後發現應為無罪的案件,其中有95%為強姦及謀殺的刑案,即在15年間,平均每年有22件以上的冤案存在,且大都屬於強姦及殺人的重罪。

又依Wayne 大學教授 Marvin Zalman最近於2012年發表錯誤定罪報告「錯誤定罪的量化估計」,估計美國刑案的誤判比率竟高達1.55%至2.3%。

雖然這樣的出錯機率高的令人怵目驚心。但隨著DNA基因科技的進步與廣泛應用,美國實務上發現誤判冤案的機率日增,且因基因檢驗的高準確率,已成為發現冤案之利器與鐵證。

在美國大部分的州都已通過「無辜法案」(innocence statutes),允許受刑人在窮盡上訴程序之後,能透過基因檢驗程序主張自己的無辜。

美國的冤案平反組織成立的「無辜計畫」(Innocence Project),即係透過定罪後DNA檢驗的方式(Post-Conviction DNA Testing),幫助無辜卻遭受錯誤定罪者能平反冤獄。迄今年4月為止,已有316名無辜者獲得平反。

反觀我國真正無辜的人要在判決定讞後主張自己的清白,所面對的司法關卡重重,有時甚至只能靠運氣。

據立委尤美女表示,2003至2012年高等法院及各分院共受理1萬1875件聲請再審案,然僅60件開啟再審,再審成功比例只有千分之五。

固然無人可以保證這些准許再審的案件都是真正的無辜者,但是,倘不適度放寬聲請再審之要件,即對於「新證據」之要求,應不以事實審法院判決前已存在,至其後始發現者為限,讓判決確定後出現之新證據,如定罪後DNA檢驗報告亦得作為聲請再審之證據,或讓無辜者可以透過嚴格的基因檢驗程序聲請調查證據,否則將使再審之開啟太過嚴苛,無異遏止真正無辜的受刑人獲得平反冤獄的機會。

有人將司法比喻成看病,誤診在所難免,要完全去除誤判似乎是項艱鉅的挑戰,然而解決問題的共同關鍵,應在於採取有效降低誤判之必要性機制。

因此,如欲建立起全民信賴的刑事司法制度,不讓無辜的人被判有罪,推動定罪後DNA檢驗程序之法制化,讓真正無辜者能有開啟再審獲得平反的機會,而非憑藉著運氣,應刻不容緩。

原文連結


關鍵字:再審  無效科學  DNA  陳龍綺  江國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