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無差別」拆信檢查 邱和順控北所違反兩公約
2013/03/29

原文刊載於【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2013.3.28)

記者吳東牧 / 台北報導
監所用預防犯罪、教化等理由,「無差別開拆」收容人收、寄的信件來檢查,是否侵犯人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天審理死刑犯邱和順狀告台北看守所,在檢查他的信件之後,以內容「破壞紀律」為由不准寄出,違反兩公約的案件。台北看守所則表示,邱和順這封信不但破壞紀律,還可能涉及妨害名譽,基於教化等理由才做此決定;而監所無差別檢查收容人信件,於法有據也有其必要。該案已辯論終結,將在 4 月 11 日宣判。
定讞死刑犯邱和順前年底從看守所寄送一份類似回憶錄的信件給友人。台北看守所循例拆信檢查,見內容陳述監所裡頭的吸毒狀況嚴重,並指涉某位管理人員販毒,要求邱和順修改內容,否則不准寄出。邱和順認為監所「無差別開拆」檢查信件內容,以及後續處理方式,侵犯了他的隱私和通訊自由,委託律師尤伯祥等人提出行政訴訟,請求法院宣告台北看守所的相關行政處分違法。
爭議:無差別開拆是否違法違憲?
原告律師尤伯祥在今天的言詞辯論庭中表示,過去法學界會以「特別權力關係」的理論,來解釋監獄與受刑人之間的權利與義務關係,認為受刑人因為犯錯,把所有的權利都交給監所任憑處置。而這個前世紀德國人創造的「偽善法學藉口」,讓監所對收容人有了絕對的支配實力,經常濫權。多數人也會因為人性的弱點,選擇遺忘這個角落,甚至鼓勵這種濫權行為,放縱暴力。
尤伯祥強調,特別權力關係的理論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已經逐漸遭到揚棄,台灣的大法官會議也曾經針對受刑人的人身自由權做出釋字 653、681、691 號等解釋。而本案則是首度有監所收容人因通訊權受侵害告上行政法院,請求宣告這不屬於特別權力關係,希望法官體認到本案的特別意義,預防以後監所再度侵害收容人的隱私與通信權,「讓法治國的陽光照進監獄這片黑森林。」
台北看守所以副所長葉碧仁為訴訟代理人。他表示,拆信檢查的行政處分是依據監獄行刑法66條及施行細則,於法有據,而且是參照日本等國的立法例,不是台灣特有的規定。
葉碧仁說,依據他二十多年的監所實務,不可能依照原告律師所主張,要先有充足事證,證明內容會破壞紀律,才拆信審查。
「假設有收容人要透過信件向外傳遞訊息,恐嚇他人不要出庭作證,或者指揮人頭炒作股票,我們要不要讓他把信寄出去?律師說我們多管閒事,如果真的讓他寄出去,有被害人害怕自殺,監所是不是瀆職?輿論會不會原諒我們?」
原告律師尤伯祥反駁,他不是說監所完全不能開拆信件檢查,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第 7 條、第 10 條,以及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的 ICCPR 一般性意見,都強調保障監所收容人的人道待遇。歐洲人權法院更有判決指出,要有充足事證才能開拆。這都是為了保障收容人的通訊權,也確保受刑人一旦受到不平可以申訴,或是對外伸冤。 (以上兩造所引述條文與資料,詳參文末附錄。)
雖然台北看守所說是依據監獄行刑法 66 條與施行細則相關規定來執行信件檢查,但尤伯祥認為,監獄行刑法第 66 條授權監所恣意判斷是否開拆書信檢查、命令收容人修改內容,根本已經違憲。他「提醒」法官,雖然在台灣只有大法官擁有違憲審查權,但一般法院的法官仍有對法律做出合憲解釋的義務。
尤伯祥也對葉碧仁所舉的假設做出回應,表示如果用這樣的假設,就可以限制被告的權利,恐怕違背比例原則。不過葉碧仁也說,他所舉的例子都是實際案例。
爭議:邱和順所寄信件涉妨害名譽及破壞紀律?
回到本案的狀況,尤伯祥說,即使邱和順寫出監所的黑暗面,但台北看守所並沒有舉證這封信的內容寄出去之後,會回流到監所,而且會如何影響紀律。至於信件中指出某管理員販毒,監所不去追查,卻要受刑人舉證,非常荒謬。如果監所可以這樣恣意判斷,豈不是形同由主管們自行決定,什麼可以揭露、什麼不能揭露?
北所副所長葉碧仁回應,邱和順的信件內容說監所吸毒狀況嚴重,一旦出版,可能造成其他收容人家屬的心理不安,擔心他們親人在裡頭的狀況。況且,信件還指稱某監所管理人員販毒,有妨害名譽之虞。監所是教化場所,看到不對事情要告訴他。
葉碧仁說,監所裡已不存在特別權力關係,所謂監獄黑暗面只是過去的電影情節。還有人認為監所充滿黑幕,讓他覺得不知今夕何夕。
由於原告邱和順目前被判死刑定讞,法院今天是以視訊連線方式,讓邱和順參與庭訊。不過邱和順沒有表達自己的看法。而且因為視訊時間有所限制,開庭不到半小時連線就中斷。
北所官員批原告主張「踩到管理底線」
開庭結束後,葉碧仁對記者表示,「大律師太單純了,實務上如果不進行無差別開拆檢查,根本沒辦法管理。」他並批評原告律師在法庭上所提的不得無差別開拆,「踩到我們的管理底線!」
記者問,所以原告律師所說的兩公約保障,在監所難以實施?他表示,「兩公約的法條我比律師還懂,ICCPR第 7 條、第 10 條我都知道,我還是法務部兩公約培訓的種子教官。」「希望大家不要以為監所都在迫害人權。」
不過葉碧仁也說,如果真有判決指摘他們的檢查方式違法、違憲,他們反而更輕鬆,「因為不必每封信都仔細檢查。如果出了狀況,我們也可以拿判決作為依據,說這不關我們的事。」
葉碧仁強調,現在監所早就沒有販毒、賣黑煙等情形,有的話也要舉證。 至於邱和順所指涉的監所管理人員販毒事件,所方是否進行內部調查?葉碧仁表示,這件事情並沒有任何具體事證,邱和順自己說有一百個人可以做證,至今沒任何人出面,時間、地點、金額都不明確,要他們到哪裡查?
邱和順被控涉入1987年新竹學童陸正命案、柯洪玉蘭命案,2011年被判處死刑定讞。但民間司改會等團體認為這是一起警方刑求逼供屈打成招的冤案,目前還在為他尋求司法救濟,以及國際人權組織與學者聲援。

原文連結
http://pnn.pts.org.tw/main/2013/03/28/%E7%84%A1%E5%B7%AE%E5%88%A5%E6%8B%86%E4%BF%A1%E6%AA%A2%E6%9F%A5-%E9%82%B1%E5%92%8C%E9%A0%86%E6%8E%A7%E5%8C%97%E6%89%80%E9%81%95%E5%8F%8D%E5%85%A9%E5%85%AC%E7%B4%84/

關鍵字:監所人權  邱和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