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鄭性澤的自由路】 遲來5231天的正義
類別:平冤記事
2016/05/26
更新日期: 2016/05/26
照片來源∣台灣冤獄平反協會


【鄭性澤的自由路】

遲來5231天的正義


平冤實習生、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研究生  劉育伶

在第5231天,數字終於停止了。當法院宣布評議結果:「鄭性澤被限制出境、出海,無羈押及具保等處分的必要,將還押台中看守所後,由檢方釋放。」十四法庭內響起了掌聲。歷經十四年後,鄭性澤重獲自由了。

其實在鄭性澤被釋放前一天,台中高分院就已經裁定開啟再審,並在新聞稿中說明應停止執行,以維護人權。但死刑的停止執行究為何指,是不執行死刑,還是予以釋放?儘管大家對於這樣的好消息感到振奮,卻沒人有十足的把握阿澤會被釋放。5月3日一早,接到鄭案要開庭的通知,平冤會一行人出發前往台中高分院。十四法庭不大,旁聽的位置更是只有兩排,大家想盡辦法一前一後地坐著,讓更多人能留在法庭內見證歷史性的一刻。

兩點半一到,法官們入庭,鄭性澤隨後也在法警陪同下走進法庭。開庭後,審判長問辯護人及檢察官對於羈押與否的意見,雙方都認為鄭性澤本應受無罪判決,當無羈押之必要。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檢察官和辯護人為被告利益站在同一陣線上。後來審判長問鄭性澤若被釋放,會住在哪裡,將以什麼維生……等問題。也問到回到老家後會不會在意他人異樣的眼光?鄭性澤答因為自己問心無愧,所以不會在意。當審判長問到對於原審死刑判決的想法時,鄭性澤說:「我被關在裡面,可是外面有好多人在幫我平冤、平反,我很感激。所以我不會因為原審判我死刑而有所怨恨。」聽到我簡直要哭了出來。十四年了,承擔著別人給他的人生這麼長的一段時間,每日都得活在下一秒可能被執行的恐懼裡,究竟怎能無怨又無恨?

法院宣布評議結果後,鄭性澤被載回台中看守所。平冤會和其他團體也一同前往看守所準備迎接阿澤出來。那天是個豔陽高照的日子,阿澤走出來時,頻頻望向天空。後來記者問他看著天空時想些什麼?他說:「自由的感覺真好。」在看守所前,鄭性澤和眾人一一擁抱,也始終緊握著母親的手。後來,一行人到了魚麗共同廚房,等阿澤盥洗更衣後,圍著圓桌吃飯。阿澤坐在弟弟和母親的旁邊,我看著這樣的場景,想著和家人一起吃飯這樣尋常的事,他們足足等了14年。鄭媽媽是以怎樣的心情等著、盼著兒子的歸來呢?想到就覺得十分心痛。

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因為錯誤自白、國家不當刑求導致鄭性澤此一冤案的發生。就算日後獲致無罪判決,能夠得到冤獄賠償,又如何呢?國家終究是賠不起鄭性澤逝去的這十四年人生。但這卻也已經是一位蒙受冤獄之人能獲得的最好的結果了,想來就覺得一切太過沈重。在平冤會的實習期間,深深感受到平冤之路的艱辛。迎接當事人出獄這樣的場景,不可能每天發生。往往更多的是案件被駁回的失望。但也因為鄭性澤案,讓我深感路是真的被走出來的,只要堅持下去,就能看見希望。但願國家能夠正視冤獄問題,建構更完善的制度來避免冤獄的發生。也期望能有更多檢察官和法官有面對及承擔錯誤的勇氣。讓更多蒙受冤獄之人,有朝一日終能沉冤得雪。
關鍵字:再審  鄭性澤  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