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16 平冤校園巡迴之旅】 冤獄停看聽-那些被司法遺忘的人們
類別:平冤講座
2016/05/16
更新日期: 2016/06/03



被人冤枉、有苦難言,很難受吧?

想像一下,如果把這種難受的感覺放大十倍、二十倍或者更多,
你不止被一人冤枉,而是被整個國家制度冤枉;
你不止一人被冤枉,連同你的家人都身受其累 ;
你不止失去尊嚴,包括自由、青春與生命一併被迫出讓。

想像一下,你是冤獄的受害人,會是怎樣?

2014年春天,被無辜冤判、捲入司法1490天的陳龍綺終於無罪平反,
2016年春天,死刑冤案鄭性澤在失去自由14年後,重獲自由。

故事還沒有結束,受冤的人們還在路上,遭受冤判的人仍在牢中苦苦等待。

為什麼經過層層審查,冤案誤判仍然出現?
為什麼案件疑點重重,重啟審判仍然困難?

讓我們停下腳步,看見冤案,聆聽無辜者的人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提供以下主題供教師選擇,課堂時間為1-2節課(可彈性調整)。
 
  ✨  主題一:「總舖師殺人案-謝志宏」
2000年,謝志宏,21歲,台南人,跟著一位總舖師學廚,總鋪師告訴他,再過一年就要讓他出師,但他卻被指控涉入一起命案。本案沒有任何科學證據證明謝志宏犯案,曾向警察自白犯案的謝志宏表示遭警方刑求,但這份自白的錄音帶竟離奇失蹤,在無法證實刑求的情況下法院仍採信這份自白,加上郭姓共同被告證稱謝志宏為共犯,而謝志宏測謊結果為「無法判讀」,2010年,謝志宏遭判死刑確定。
 
自白真的是證據之王嗎?共犯的供述存在什麼冤罪風險?沒有直接證據算是罪證確鑿足以判死?
 



✨  
主題二:「長得太像變被告-林金貴 」

 
2008年,高雄鳳山發生一起計程車司機遭乘客槍擊殺害命案,警方依據監視器拍攝的影像及目擊證人的描述繪製出嫌疑人的樣貌,5個月後逮捕了「長相相似」的林金貴,林金貴最終被判處無期徒刑確定。
 
指認瑕疵如何提高冤罪風險?目擊證人指認的標準程序是什麼? 心理學如何討論人類記憶? 記憶與時間長度、精神狀態有什麼關聯?
 




✨  主題三:「19年的冤獄人生-呂金鎧 」


麵包師父呂金鎧,1993年被控與同案陳姓被告共同強制性交並謀殺一位女大學生。陳姓被告指稱呂金鎧共同犯案,案發現場採集到體液,經鑑定結果判定「與呂金鎧全符合」,呂金鎧一度被判處死刑,更六審呂金鎧放棄上訴,有期徒刑20年確定。誰知,當呂金鎧放棄上訴後,更七審以更精密的STR鑑定法重新鑑定,新的鑑定結果判定「排除」呂金鎧的DNA,推定全案為陳姓被告一人所為。然而,呂金鎧歷經19年的牢獄之災、1年的腳鐐假釋,現今57歲的他還在爭取平反的路上。
 
DNA鑑定萬無一失嗎?共犯的供述存在什麼冤罪風險?為什麼錯誤的DNA鑑定被當作有罪判決,正確的DNA鑑定卻無法動搖原判決?

 

✨  主題四:「台中后豐大橋女子墜橋案-王淇政、洪世緯 」

 
14年前,陳女凌晨從后豐大橋墜橋死亡。本案有兩位檢察官經手過,第一位檢察官認為證據不足,沒有起訴,但兩年過後證人卻突然翻供,改口指稱­王淇政和洪世緯二人將女子呈鐘擺方式由橋上拋下,法官採信證詞,將兩人以殺人罪判處15年及12年半有期徒刑。監察院2012年的調查報告,直指本案7大疑點,二位年輕人至今還在獄中等待自由。 
依據自由落體原理,陳屍地點與證據的證人證詞相抵觸,為什麼?律師團提起再審,已經四度被台中高分院駁回,為何再審之路寸步難行?


歡迎各大專院校及高中職預約,請洽黃主任(02-23676578,或email至twnafi@gmail.com,主旨註明「2016平冤校園巡迴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