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逆風的盼望-探視謝志宏
類別:平冤記事
2013/10/08
更新日期: 2013/10/08

逆風的盼望-探視謝志宏


文/平冤實習生 吳幸樺

同事臨時有事,只有我隻身一人一清早搭高鐵到台南等涂律師載我去看守所,本來想取消的,但看到謝志宏的信以後,他的文筆,他的感情,讓我想會一會這個人,涂律師感覺人還不錯,他辦律見,於是我本來很緊張快要第3梯次的時候,因為律見變成第5梯次,在等待的過程,我看見了一位有點胖胖的鄉下中年婦女裝扮的人走出來,像沙鹿阿嬤(我奶奶)一樣,一直哭,一直掉眼淚,嘴上似乎嚷嚷說些含糊不清的話,我看了很難過,是她兒子嗎?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我無法去探究,但大約可以想像,猜出一點點吧!

回顧整個在等待的人,大多是中年鄉下婦女、男子,看起來都是孩子的父母,有點悲哀的是,孩子在外出事了、闖禍了,最關心的、最在乎的人,常常去探望的,永遠是孩子當初不屑一顧的父母,只有一夥人,少數的,看起來是朋友,年輕人,嘻皮笑臉的,反觀那些中年人,兩者的神情相差甚遠,即使不凝重,也大多是不開心的,我有點感慨,再氣,再狠,再絕情,都是自己的骨肉阿!哪裡捨得呢?家家有本難念經,我不清楚每個人的家庭狀況,不會每個人都像我一樣擁有健全的家庭,擁有幸福與溫暖,但我想說的是,爸媽的愛是一樣的吧!即使身不由己,即使沒有心力陪小孩,即使有一些自私,有一些錯誤的對待,可能不善言辭,可能不會表達,但那份愛不是假的吧!依然愛,依然關心,依然想付出,不知所措的想對你好,氣不過的責罵,口出惡言,不是真心的,是一怒之下的口不擇言,而孩子衝動加上叛逆,走下去的路,很黑暗,很難回頭,很傷身邊真正在乎你的人,充滿荊棘,充滿險惡,很可能就是一條不歸路!我猜做父母的,在小孩出生時,總是有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盼望吧!但年紀越大,要求的越簡單,只希望孩子平平順順的過,不要再這樣過日子了,回首是岸,親人像是茫茫大海中,深夜的燈塔,永遠溫暖,永遠照耀,永遠的守候,如果選擇漠視,選擇沉淪,選擇隱沒在黑暗,燈塔會流淚吧,會啜泣,會哽咽的想喚回你,這微弱的聲音可能淹沒在浩瀚的世界,但只要聽入心坎裡,就是一種傷心欲絕的震撼,一種愧對的悔恨,一種我錯了,我辜負了的難過傷痛,這種悲劇在監獄裡,在看守所裡應該是很常上演的戲碼吧!但又有多少人,會真的回頭呢?會聽入心坎裡呢?

這次沒有陪伴的探望,我有點手足無措,不知該說些啥,謝大哥很親切,很謝謝芷嫻,很謝謝我,我說:別這樣,我真的沒幫到什麼忙,我沒有值得你說謝謝的地方。謝說:不,只要肯花時間了解我的案子,我就很感謝了!在言談之間,我聽到了一些像是佛教的話,我聽不是很懂,也就記不得了,總之,我猜他想傳遞的是每一條路都是千萬條的其中之一而已,而如今我們選上了這條,走上了這條,也就得接受,在實習的這段日子,掃描了他的照片,他的信件,照片中的他與我同年紀,很稚嫩,很年輕,涉世未深的單純可愛,展露無遺,十幾年來的信件往來,每一份對家人的關心,不曾中斷,很平凡的溫暖,很真摯的親情,我不懂,這是所謂罪大惡極的死刑犯做得出來的事嗎?我說:你如同我身邊的朋友一般,沒什麼兩樣,甚至更有感情,更懂得照顧關心人,為何年輕的時候會踏上這條路?(其實當時我想問的更直接,你怎麼會跟郭俊偉這種人在一起?) 謝說:就是叛逆阿!如果當初孝順,就會聽父母的話,乖乖待在家裡,不會跟這些是是非非的人在一起了。我問:那你是什麼時後悔悟的呢?剛進監獄嗎?謝說:不,剛進監獄的時候,很恨!恨說自己是無辜的,怎麼會遇到這種事!是後來遇到一些教化志工,幫我慢慢走出來!如果以後有機會出獄的話,會想到受災地區盡一些心力,像是南部很多地方因為地震,因為天災像是颱風等,災情慘重,想去幫忙,想奉獻自己的力量做事!

面對他,比起鄭性澤更有一份特別的感覺,被關了13年了,如果說今天是我呢?在此時此刻,在我對20-30歲之間有著對青春歲月的美好勾勒時,因為一個莫須有的罪名鋃鐺入獄,提心吊膽的等待每場出庭審判,日復一日的度過,我會怎麼樣呢?煎熬的日子,走到後來,十幾年過了,等到的不是平反,不是無罪,而是死刑定讞,我又該是什麼心情?默默認命?還是怨天尤人、憤世嫉俗?這份心酸、這份悲苦,我無法親身體會有多深,有多濃,局外人的我只會很直接的抗議,這分明是司法不公,正義消失,卻好像螳臂擋車,無法撼動國家的司法體系,無法提供司法受害人的任何實質幫助,我不想認命,我不想服輸,不想豎起白旗投降,在有這一小群人為無辜者的奔波時,我也希望他們不要放棄,不要放棄堅持,縱使希望渺茫,但只要有一線曙光,我們都願意努力,願意一直走下去!在迎新的時候有一首營歌本來想唱給謝大哥聽,但看到他的態度,現在抱持的心態,很看得開,好像不那麼需要了,我想唱的是蕭煌奇的逆風飛翔,副歌是這樣的:

不要 害怕失敗會受傷 努力啊乘著夢想往前 別說累
總有人在你身旁 為你加油啊 逆著風也要飛翔 很辛苦也要堅強
帶著夢想 去飛翔 努力啊乘著夢想往前 別怕黑
總有人在你身旁 為你祝福啊
逆著風也要盼望 很受傷也要勇敢─飛翔

逆著風是指對抗司法體系,夢想是指平反冤屈,這條路很辛苦,所以要一起堅強,一路走來希望渺茫,但依然盼望,很艱辛,很坎坷,會受傷,但依然要勇敢,總有人在你身旁,為你加油阿!總有人在你身旁為你祝福阿!別忘了,有一群人是不離不棄的夥伴!這些是我對你(謝志宏)、對我、對NGO裡的所有人想說的話。

謝大哥很謝謝所有幫他的人,最後留了一句話:縱死無憾!

鏗鏘有力,滿懷感激的謝謝我們一路陪伴,一路幫忙,這句短而有力的話,一直迴盪在心中,無憾是多麼困難的事阿。。。這句話中我聽出了他對所有人的無限感激,從怪罪命運到只求洗清罪名,不再怨恨的走到現在,我不知道我該向他說什麼,能給予他什麼,責怪他當年的叛逆嗎?鼓勵他繼續加油嗎?好像都沒必要了,一種人生的看淡,一種不怪命運的灑脫,我服了,只因現在的我辦不到,帶點欽佩而不低落的心情離去,他的淡然,讓我覺得縱使被關在裡頭,心仍是海闊天空,不鬱悶!

關鍵字:謝志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