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無辜者對談】同溫共苦 – 當無辜者遇見無辜者
類別:平冤論壇
2018/08/26
更新日期: 2018/09/10
 
2018.08.26 @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2018年度論壇
主講/櫻井昌司、鄭性澤、呂金鎧
林金貴、陳燕飛、王淇政 

主持/羅秉成政務委員     
記錄/王昱翔、許婉萱     
彙編/葉之緯、柯昀青     
 
 
這個場次,台上邀請到日本無辜者櫻井昌司先生、台灣無辜者鄭性澤、呂金鎧、林金貴、陳燕飛,以及后豐大橋案的無辜者之一王淇政,對談、分享。
 
羅秉成政務委員於開場時,引用馬丁路德.金的名言:「任何地方的不公正,都會威脅到正義」,並將之延伸為:「任何時間的不正義,都會威脅到現在的正義」,並且邀請台上這些曾經或者仍然受到不正義威脅的無辜者,分享他們自身如何受到這些不正義的威脅。
 

櫻井昌司:「因為有當時那麼痛苦的經驗,才會有現在的我」

 
首先由在場失去自由最久的櫻井開始發言。櫻井表示,他在看守所待了11年,在監獄待了18年,這29年的時間,「表面上好像是我失去了這些時間,但我認為,失去也是一種得到」。因為這些失去,「我也得到去思考人生到底是什麼的機會」。
 
2011年獲判無罪時,記者曾問櫻井,若回到20歲想做些什麼?他幽默的說,「我當時想,若再回去監獄一次好像也不錯」,畢竟「因為有當時那麼痛苦的經驗,才會有現在的我。」櫻井這句話完美展現了他對自己的承諾——他認真過每一天、累積每一天,並且不時停下看看自己從這過程中得到了甚麼。這29年的痛苦經驗,已經昇華成他現在堅定關懷的眼神。
 
在投影片上,櫻井放了許多他關懷其他日本無辜者的合照。羅律師表示大概同是被冤者的同理心,使得櫻井選擇回來和這些無辜者站在一塊,因為這些「共苦」,或許只有「同溫」過的人才能感受。羅律師也期望台灣的無辜者也能努力地聚在一起,這樣才走得遠。
 

呂金鎧:「這個案子要怪,可以說怪我自己太慈悲了。」

 
1993年女大生姦殺案嫌犯陳錫卿咬定呂金鎧為共犯,加上刑求自白,呂被判刑20年,因為父母年事已高,且為了他的官司已耗盡家產,呂金鎧放棄上訴,失去自由19年。雖於2006年DNA鑑定已排除呂金鎧涉案,至今尚未成功開啟再審。
 
麥克風遞到眼前,呂金鎧沉默許久後,才說「這件案子要怪我太慈悲了。」原來金鎧曾經因竊盜案件在北監待過,他要出來時,留下地址給一位待他不錯的同房同學,結果那位同學出來後,找金鎧家借住惹出事端。金鎧真誠地待人、相信他人,結果卻無端開啟了他的冤案人生。
 
對於自己未來的生活,即將出海協助船運管理的呂金鎧說,他「想要挑戰一個新的領域」,他也感謝平冤的大家,給他一個轉換環境的機會。
 

鄭性澤:「被拘束在狹小的空間太久真的是會生病」

 
因涉嫌2002年發生的十三姨KTV殺人事件,鄭性澤於2006年死刑定讞,失去自由14年,終於在2017年無罪確定。甫出獄,鄭性澤就去看海,照片裡天氣晴朗他光著腳走在沙灘上,就像個普通遊客,但不難想像在14年後重新踏上沙灘時他心中的悸動。「被拘束在狹小的空間太久真的是會生病,鬱卒的心就要放開」他笑著說,總是把辛酸藏在笑容後面。
 
鄭性澤也特別提及平冤協會正在救援的另一個死刑冤案謝志宏。他說,雖然每次去探視謝志宏,他都笑容滿面的,但那笑容是給「窗戶外的人看的」,是希望讓外頭關心自己的人能夠安心。不是「同溫」的人,或許看不出來這背後的心情,阿澤停頓了一下,「但我很清楚那種感受」。現在鄭性澤除了回家務農、生產「進澤米」之外,也積極參與平冤的活動,嘗試逗笑其他憂鬱的無辜者,「我能做的就做」,他笑著說。
 
接著投影片轉到一張在寧夏夜市前、鄭性澤夜市人生的活動照。蘇建和案平反時,三人想一起去看阿澤,雖然無法進去,但他們還是站在外面呼喊阿澤的名字,並且希望能將這份力量、運氣傳給阿澤。後來鄭性澤成功平反,又辦了一次鄭性澤夜市人生,這次除了感謝支持他的人,也希望能把力量、運氣,再傳到謝志宏身上,讓阿宏離開監所。
 

林金貴:「自己的冤案要自己救」

 
在2007年,因為指認錯誤而無辜入獄的林金貴,案件於2017年開啟再審,並在今年8月7日無罪判決。
 
講話停頓時間較多的林金貴,被羅秉成律師形容是「說話前深思熟慮」的類型,他提到另一位無辜者張月英的紀錄片《非常阿英》,說月英姐是「學法律的」,他自己當時在監獄裡面「也學法律」,因為「自己的冤案要自己救」。每次出庭,阿貴都會把證人的供詞抄下來,然後回去翻閱羅士翔執行長送的大六法全書,做足功課,下次開庭時好再詢問證人。
 
羅律師補充,阿貴在牢裡是看林鈺雄的刑事訴訟法,更表示他讀台大的學生跟阿貴比刑訴都沒那麼厲害,甚至交互詰問做得都比律師還仔細。從這我們就可以看出阿貴「自己的冤案自己救」的決心和毅力,因為他很清楚不靠自己的力量,他無法洗刷自己的冤屈。
 

王淇政:釋放那天腦中「一片空白,覺得是不可能的事情」

 
矚目一時的2002年后豐大橋墜橋案被告王淇政遭判處15年,全案沒有物證,唯一可以佐證的目擊證人證詞又前後反覆,2018年最高法院破天荒首度自為裁定准予再審,在失去自由16年後,王淇政出獄。
 
「還好有平冤協會的極力幫忙,才讓我這個時候有機會坐在這裡」,王淇政帶著靦腆微笑,講起話來彬彬有禮。憶起「忽然」釋放回到家的心情,王淇政難掩喜悅但仍不可置信「一片空白,覺得是不可能的事情」。
 

陳燕飛:「我們是台灣無辜者聯盟!」

 
陳燕飛,2010年與癌末林姓男子發生行車糾紛,一個月後林男死亡,同車家屬指控陳毆人致死判處7年6個月,2017年再審改判傷害罪6個月得易科罰金,失去自由2年。
 
出監當天,事先並無任何預兆,獄方人員告訴陳燕飛可以出去了,陳燕飛認為這不可能,於是回說:「你咧騙肖欸!」(台語:你騙人)然後就彷彿沒發生任何事地,又回去摺紙袋。過一會兒,主管來驚覺他還在這,才趕快催促他重要東西收一收、出去找家人,陳燕飛才知道是真的要讓他回家。陳燕飛語帶驕傲地說,他是彰化二林監獄頭一個無預警走出監獄的。
 
看到燕飛伯與家人的合照,羅律師有感而發,說他覺得陳燕飛家人的支持力量,真的可以說是第一名,無論是開庭或是平冤的活動,家人幾乎都如影隨形。他們四處喊冤,也因為他們是真心相信自己的老公、爸爸不會做出那樣的事。
 
最後一張投影片,是陳燕飛跟著平冤協會在2018年3月遠赴美國曼菲斯參與無辜聯盟(Innocence Network)年會時的照片。陳燕飛說了,當天到底發生什麼細節,他現在已經不記得,但他很清楚地記得自己有在台上用國語高喊:「我們是台灣無辜者聯盟!」
 

冤案無國界,爭取平反權

 
對談尾聲,櫻井帶來日本被冤者勝又拓哉的公開信。日本檢警的辦案方式與布川事件非常類似,勝又先是於2014年因販售盜版光碟被捕,卻被控涉入2005年的今市事件,沒有物證與目擊者可以證明勝又犯案,他因為受不了高壓偵訊而認罪自白,判處無期徒刑。
 
羅律師強調,冤案無國界,之前Innocence Project的創辦人曾告訴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讓平反權被承認是人權之一。這個願望看似遠大,但相信有著各國的團體、人民的努力,平反權被視為人權是指日可待的!
 
本場無辜者對談,在櫻井詩作《面向自由》朗誦聲中結束。
 
「而我的心/ 面向自由的那一天/ 面向自由/ 奔跑吧!/ 奔跑吧!」